您的位置:首页 > 韩剧 > 爬竿(猴爬杆(短篇小说))

爬竿(猴爬杆(短篇小说))

爬竿(猴爬杆(短篇小说))

原创小说

文/冰清

  这是二十年前的事了。那时我是耳火镇的党委秘书,新来的党委书记姓朱,个子不高,瘦的前腔贴后腔。别看他瘦猴似的,说话却特别有力,上任第一天,老朱在三干会上作述职报告,特别强调一定刹住吃喝风,不能来个皮壳髅,走个大肥猪。老朱这话起到振聋发聩作用,因为当时公款吃喝风非常严重,在群众当中影响恶劣。

老朱此言既出,可愁坏我们这些人,午饭该如何安排?太铺张怕老朱生气,太寒酸又怕不近人情。商量来商量去,最后决定到忠心路的聚贤阁饭店为老朱接风。据说,这家饭店非同凡响,老板自诩没有他弄不出来的菜。

老朱听我这么一说,马上来了兴致:“好,我倒想开开眼界,不过,千万不要铺张浪费哟。”

 聚贤阁坐落在忠心路十字路口,店面装潢不是太豪华,但内室干净利落。正堂挂一幅对联:古今中外名菜全,天南海北尽管点。横批:无所不能。

据说一个外地人看了这幅对联,想试试大厨的手艺,便单独点了“千头菜”这道菜。结果端上来的居然是一盘扫帚苗,无非再用蒜泥调和一下。那位吃货不但不生气,还大赞厨师手艺高超,名不虚传。

我们在一间宽敞明亮的雅室落了座, 一位戴着宽边近视镜的服务员拿来菜单,我大体浏览一下,除了一般饭店常见的传统菜肴之外,上面还罗列不少徐州地方名菜,像霸王别姬,彭城鱼丸,东坡回锅肉等等。

我赶忙把菜单递给老朱,老朱浏览一下,不屑一顾地说道:“吹牛,小李,你点这几个名菜,看他能有几把刷子?”

其他几位领导忙附和:“是啊,瞎吹牛,做不出来,泼他个落汤鸡。”

我会意地笑了,并立即让宽边眼镜记好那几道名菜,她刚要转身离去,就听老朱说道:“美女慢走,我再加一道菜,叫猴子爬杆。”

宽边眼镜记在账单上,迟疑一下,头也不回地走了。

不多会,霸王别姬,彭城鱼丸,东坡回锅肉等名菜热气腾腾地挤满一大桌子,唯独没有老朱点的那道菜,我看了一下老朱,老朱似有愠怒。

“美女,猴子爬杆呢?”我问宽边眼镜。

“ 请不要急,随后就到。”宽边眼镜一阵风似得走了。


  半小时后,宽边眼镜端来猴子爬杆,我一看那盘所谓的猴子爬杆菜就是一盘知了龟炒蒜薹,我刚要发火,老朱怒吼道:“这是猴子爬竿吗?简直是胡闹! ”

“就是嘛,抓紧喊你们老板过来。”王镇长一边附和老朱,一边对宽边眼镜喊道。

“我看他是不想在耳火镇混了。”

“简直是忽悠人!”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怒吼,一个比一个厉害。宽边眼镜一看阵势不妙,急忙跑了出去。

不多会,一个五十多岁的厨师走了进来。他抱拳当胸,不卑不亢地问道:“各位领导,怎么回事?”

老朱气势汹汹地问道:“这些菜是你做的吗?”

大厨依然不卑不亢地回答:“正是本人,哪道菜做得不好各位领导尽管指出来。”

“看看你做的这道菜吧,这是猴子爬杆吗?”老朱吼道。

“你不是自诩没有做不出来的菜吗,我看是吹牛不打草稿吧?”王镇长不无讽刺地责问厨师。

“是啊,吹得确实够大。”戚副镇长忙插一句。

“马上撤掉,重新做。”老朱站起身,手一挥说道。

大厨刚要解释,宽边眼镜急匆匆地跑进来喊道:“爸爸,王市长要你接电话。”

大厨再次抱拳当胸:“各位领导,不好意思,我去去就来。”


  厨师和宽边眼镜转身离去,老朱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额头突然冒出无数豆大的汗珠。他定定神,认真地审视一会猴子爬杆这道菜,好像在欣赏一件价值连城的艺术品,蓦然说道:“哎呀,大家仔细看看,这道菜做得很好呀,是我们有眼不识金镶玉,错把黄金当废铜。”

众位领导目瞪口呆,大家不敢相信这话是从老朱口里说出,只见老朱眉色飞舞地描述道:“你们看,这道菜多么逼真,多么形象,多么鲜明·····”

老朱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他用筷子夹起一根蒜薹,一只知了龟同时被带上来,古铜色的知了龟紧紧地抱着蒜薹,仿佛猴子正在爬竹杆。这道菜真是栩栩如生,果然不同凡响。据大厨后来介绍,制作猴子爬杆挺麻烦。蒜薹放早了,知了龟还没炒熟,蒜薹就被炒老了。放太晚,知了龟死了,就没法爬在蒜薹上。所以,必须掌握好火候。看似十分简单的一道小菜,其实蕴含非常复杂的厨艺。

众人赞不绝口,拍完老朱的马屁,又齐声夸赞大厨手艺高超。


  老朱一边抖抖索索地用餐巾纸擦擦额头上的汗珠,一边吩咐王镇长:“快去请大厨。”

王镇长出去不多会,他和大厨同时走了进来,老朱急忙站起来,三步并作两步走向前,紧握大厨的双手,笑容可掬地说道:“刚才我们有眼不识泰山,错怪您老,快请上座。”

大厨笑笑,不无讽刺地说道:“本人厨艺不精,哪敢造次。”

“哪里哪里,今天我们终于长了见识,您做的这道菜简直无与伦比。”

大家见老朱突然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似乎也看出一些门道,知道此人不可小觑,便纷纷站起来让道,个个小嘴像抹了蜂蜜。

两人相携来到后座,大厨自然坐在正当中。

老朱站起身,恭恭敬敬地给大厨斟满酒,然后也把自己的斟满。他端起酒杯,笑眯眯地说道:“我先罚酒一杯。”

老朱手一抬,一杯白酒直接射进嘴里,紧接着,咕咚一声咽了下去。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老朱毕恭毕敬地问道:“请问大厨以前在哪里高就?”

“我以前在县委招待所,现在退休在家,闲来无事,便和小女来到贵地开个小饭馆,以后还得仰仗各位领导多多关照。”

老朱一听大厨原来是县招待所的一位厨师,笑脸顿时收敛起来,便不冷不热地问道:“你以前做过这道菜吗?”

大厨哈哈大笑,然后傲慢地说道:“这道小菜算个啥,王市长喜欢吃我做的名菜多得去了,他调到市里工作时,极力想把我也调过去,我推脱不掉,只好让儿子跟他一起走马上任。”

老朱一听大厨的儿子在市长身边,知道相府门前四品官这个道理,说不定哪天摇身一变也比自己的官大,立马换一幅脸色说道:“原来是老领导,怪不得这菜做得如此逼真。”

大厨听后再次哈哈大笑,而后摆摆手说道:“不中用了,我老了,做得不好,大家凑合着吃吧!”

“哪里,您老是宝刀不老,以后少不了还得麻烦您。”

“只要大家不嫌我手笨眼拙,尽管常来就是。”

说话间,宽边眼镜走了进来,老朱眼睛一亮,和蔼可亲地问道:“老领导,想必这位小姐就是贵府千金喽?”

大厨笑笑说道:“正是小女。”

“哎呀,太漂亮了,老领导,我有个不情之请,我们认个干亲如何?”

“那感情好,小燕,快给干爹叩头。”大厨对宽边眼镜说道。

宽边眼镜果真给老朱磕三个响头,老朱忙掏出几张老头票说道:“乖女儿快起,来来,这是干爹给你的见面礼。”


  老朱和大厨缔结亲家,自然隔三差五光临饭店,早把他在述职报告中的豪言壮语抛到九霄云外。

三年后,老朱调到县委任副县长,不过,由于他的啤酒肚过大,遗憾的是,小轿车坐不进去,只好临时改用一辆客货两用车。谁知小货车半道爆胎,一下子把老朱甩到山涧沟里,等我们用救护车把他弄到医院,已经气息奄奄。老朱临死前,还念念不忘猴子爬杆。

为了满足老朱最后一个心愿,我们只好在他送殡的那一天,邀请大厨在他的灵柩前给他做了“猴子爬杆”这道菜。

不过,这一次大厨又想出一个别出心裁的花样,为使这道菜更加精彩逼真,他增加蒜薹的长度,让每根蒜薹上爬上许多知了龟。如果老朱在天有灵的话,他一定会捧着自己的啤酒肚哈哈大笑……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