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韩剧 > 段正渠(遇见段正渠)

段正渠(遇见段正渠)

段正渠(遇见段正渠)

段正渠来河西多次,我有幸追随两次,我视此为莫大的荣幸。我对段正渠的仰慕犹如追星族义无反顾、执拗舍己的崇拜一样,不一样的是追星族追逐偶像的表象,我折服于段正渠的才情。

21年前的某日,我到画材店翻看画册,无意间翻到一本段正渠的画册,眼前一亮,画的不错,买上。回到宿舍里仔细品味,喜欢这样的画,我开始关注段正渠。每每在图书馆的画册里、邮政局的杂志上看到“段正渠”这三个字,都要细细品读一番。毕业后,自己沉入俗世,一晃18年。当衣食无忧、子女双全后,幸福的感觉并不能填补我心头的空虚、落寞。

2017年10月底临泽县文化馆组织“河西画家画临泽”写生活动,我积极响应,跟上画了几天。期间认识了山丹画家陈学斌,无意间聊到心中偶像段正渠,陈学斌说:“段老师3月份在山丹采风,我全程陪了7天,段老师为人很好,意识也先进,不愧是大家。”听后,我无比羡慕。由于方才进入绘画圈子,消息不灵通,就时时向画友打听,想尽办法加与段老师有交集的画家的微信(陈卫国)。2018年12月在兰州举办“形形色色-表现性绘画甘肃八人展”,想去看,但开幕式不在休息日,就没急着过去。开幕式当天看朋友圈,才知道段老师也在现场,很后悔没去,遗憾。画展最后一天,早晨6:00从兰州站下火车到甘肃书画院,等到9:30没人开展厅,不得已微信联系陈卫国老师,陈老师说还在定西,两小时后才能赶到,但展厅门钥匙在某隐蔽之处,让我自己开门,顺带看一看展厅,我无比兴奋。在展厅里认真端详着段老师团队成员的画作,如久旱遇甘霖,一股股甘甜的山泉进入了我燥热的心脏。之后在展厅里也有了我和陈卫国老师的第一面。

我手上有十多本段老师的画册和他的团队成员合集,从画册上得知成为段老师的弟子不容易。只有专科文凭的我早已无心考试,也无条件上学,想想今生与段老师无缘了。机会总会留给有心人,2020年8月17日深夜看到西北师大发出“段正渠教授领衔河西写生活动”的帖子,我激动的不能自已,久久不能入眠,由于太迟了不便打听,18日起床后就开始探听消息。一听段老师要到张掖黑水国画画,一时激动,2:00就杀向黑水国,2:30到黑水国没见人,翻开微信才知道是4:30出发,5点到黑水国。黑水国的正午炎热无比,走在断壁残垣间,不到10分钟脖子里就感觉火辣辣的,拾了几块残破的旧砖,怀揣激动的心情坐在树荫下等待,和画友卢彪聊着我此刻的想法和仰慕之心。

如愿见到了段老师,并追随了近5天,全程看了4幅油画写生,5幅纸本创作,期间的心情无以言表,尊敬、钦佩,又不敢贸然表露,静静地看着,远远的跟着。搬画具、打伞、拍照片、录视频。表达的时机不期而遇,在深夜酒后的研讨会上,对着段老师把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跟了段老师5天,仅仅是为了表达崇拜之意吗?又或是为了学习绘画技法呢?我觉得这些都不是重点,我要对比。我和段老师有多大差距?哪些不能改变,哪些能够改变?段老师的地位高不可攀,是世人眼中的人生赢家。我小学教师的身份可能这辈子都无法改变,做不到世人眼中的人生赢家,自己眼中的人生赢家却可以做到。不再虚度光阴,让自己活得满意。欲望人皆有之,但不追求无法实现的欲望。当无欲无求时,回望人生,也是精彩。段老师已声名显赫,却能伫立在风雨中连画三幅,任雨打风吹,从不言弃!这种坚毅的品格我很佩服。我比之差距很大,今后以段老师为榜样,时刻提醒自己,要坚定信念、持之以恒。段老师作画,观之洒脱随意。我以为段老师以疏解心意、无拘无束,画的是感觉之心态作画。询问后方知,段老师笔笔有深意,线条的长短、方向、粗细、深浅都富含学问。如武林高手过招,招式看似随意,却招招命中要害,才疏学浅者不过几招就会败下阵来。我未看明,说明自己才疏学浅,日后还得勤奋研习,学懂弄通,把自身闲散安逸的习气摒除。再观段老师作画,不苟言笑,专注、认真的态度是成就大师的基础。讨赖河作画时,数十人围观,别人说笑,段老师不接一句。骟马城风口上作画,冷风疾雨,段老师不紧不慢,气定神闲的画完。想想自己经不住风雨,禁不住日晒,心浮气躁的毛病时有发生,以没有感觉为借口轻易放弃。段老师待人随和,没有高高在上的傲气,是个性情中人,我今后必时刻留意,在能力范围之内追随学习。

有了这次接触,我时刻关注段老师的微博,学习、研究,也获知了段老师的行程。2020年10月30日得知段老师到了敦煌,11月4日我和卢彪逆风疾行6小时,又见段正渠。再次见面,熟络多了,感觉没上次那么忸怩。这次西行还见到了久仰大名的段建伟老师,惊喜之余出乎意料的撞见了李江峰老师,跟随三位油画大家,绘画水平不立马提高,眼界也提升一大截。

11月14日,段老师一行三十多人到了高台,走张掖时拐到临泽,意料之外的看了我的画展,受宠若惊之余,最感激临泽文化馆徐明理馆长的安排,是他给我创造了这么好的机会。喜悦、激动已不能表达我此刻的心情。随后几天,我拜读了三位油画大家的纸本创作,和多位段老师的弟子交流切蹉,还不失时机的让段老师看了我的创作手稿(二百多幅)。有了全面的展示,我的问题就暴露无疑。我本着“画出自己能想到的最好的画”这一执念,怀揣段老师指出的问题和建议,脑中立马浮显攀缘的天梯。

段老师喜欢逛遗址、博物馆……,爱看老物件、民间传承文化……,我觉得段老师是在品读地方历史,记录自己乃至千千万万老百姓恒久的回忆。北方荒原这些一点一滴积淀下来能诱发人们思考历史、思考文化、思考人生的老物什被段老师定格在恒久的画面里。这些画里有他的童年记忆、人生历程,亦有臆想出的历史景观、生灵嬗变。那些曾经的人生品鉴和现世中与朋友、学子的生活片断都凝固在段老师的画里,见画就能激发记忆,惹得人热泪盈眶;赏画就生发出过去、现在、未来的百感交集的念想,促人觉悟、清醒。

其实我并不喜欢写生,对遗址也无感,但却被段老师的写生作品折服。段老师画的不是眼前的景,而是心中的情。段老师的画大多表现手法强烈,意象内容深刻。他画的是自己的感想、感受;想象是根,表现是枝,意象是魂。那些暗夜里的灯火,闪动着、跳跃着,燎起了华夏文明之火,闪耀出中原百姓智慧之光,承载着北方汉子负重跋涉、不屈不挠的抗争精神。有光明就有方向,有烈火就有激情。

创设情景,某个深夜段老师或我行走在月光之下的雪原,拉出长长的影子,咯吱咯吱踏出一串脚印。段老师的画中会染出夜静人思的回忆,神秘气氛中有束光让内心亮堂;我却感觉后背发冷,有东西紧紧跟着,脚步逾发急促,心生恐惧,发出一身冷汗。我们都以画笔演绎人生大戏,在同样的情景下,都在表现神秘意境,思考的内容却不同,结果更不同。正如我尝试用段老师的方法画丹霞,画成后让朋友看,他说:“你在学段正渠。”之后我立马抹掉,很艰难的涂满 ,没有了段老师的影子,却极难看。朋友再见后说:“这就是你的画,一眼就能识出是你画的。”

曾经我时常会害怕黑暗,黑暗让我感到恐惧、焦躁;如今我沉入黑暗中安静的思考,沉浸其中,想出许多故事,生成更多觉悟。大白天我在努力活得像个别人眼里正常的自己,黑暗中我探寻我是个什么东西。恐惧、神秘在暗夜里交替,我不再抵触夜深人静时倾听鬼故事脊背发冷的感觉,这种感觉刻骨铭心、深入骨髓,什么时候我能把这种感觉留驻进画里,害怕却渴望、紧张又不厌烦。如今我已不害怕暗夜里的黑影,我害怕深夜照镜子时不是自己或没有了头颅。

段正渠20年前就是我的人生标杆,前方引路的旗帜,暗夜指路的明灯,今后将一直是我的人生导师。我崇拜他的才情,我学习他执着的精神。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