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韩剧 > 菊花插满头(菊花须插满头归)

菊花插满头(菊花须插满头归)

菊花插满头(菊花须插满头归)

那丛菊花就在院门前的菜地一角。

原是买来的一盆名曰“火凤凰”的菊花。墨红的心儿,金色的边儿,花朵硕大厚重。雍容的仪态一下子就抓住了原本喜爱素静的心。花谢后的次年,就剪了粗枝扦插在菜地的一角。去年看时也就绿蓬蓬的一丛,并未开花。今年竟坐了二三十朵的花苞儿。终究是再次扦插吧,失去了原有的粗壮,纤细的枝茎四方发射,有的伸出了编织的篱网外,有的受不住花朵的压坠垂在了地上。桀骜不驯得犹如野花一般,倒也热闹非凡。

想起两年前它的样子,枝枝矮壮,花大如盘,华丽得依如统领三千宠爱的皇后娘娘,如今因缺少了打理,头多花小,竟成了笑傲江湖的野生女子。花草无肢,风貌如何全凭主人的倾注。你意清决,它便独自眷恋,你欲繁花,它自引蝶满枝……如此想来,人的一生修行还是需要“作意”的,只有将心投注于某处,才能有所成就吧。

喜欢穿汉风布鞋,青黑两色相搭,悄无声息地随喜着日常的安稳,日复一日地隐没在为人妻母的时光里。世事的烦牵减淡了朋友间最初的频繁交往,“有事儿说话”成了最简单的告白。前日午间一个人坐着喝茶,很想有友相伴,只是这种蓦然相邀总让人产生没来由的疑惑。“少年乐相知,衰暮思故友”,虽不至暮年,但也过了浮华喧嚣的年岁。一个人热切地取出私藏的好茶,细细整了包裹寄出,才有了安稳的满足。那种好久不见,见字如面的感动,依存在心底,在每个有风吹来的日子,唇齿生香……

雪已飘了两日。不大,密急,簌簌有声。

我在听雪。雪也在听我吗?带着知己的私密一片片卷入怀中,落在掌心。娃娃时不时地从屋内探出头来望望我,因怕了屋外的寒气,不似往日那般在腿前摇尾蹭昵。满院的菊花顶着厚厚的瑞雪,团团如出笼的小馒头。随手做了盏小桔灯挂在腊梅枝上,想着断桥残雪的美景,油纸伞下的白娘子与许仙,一声声的“西子湖依旧是当时一样,看断桥桥未断却寸断了柔肠”西皮散板,忽然间就泪流满面了……

又待两日冰雪融化了净,再看那菊花却早已变了颜色。我安静地俯视着菊丛,美人迟暮吗?原本就开得晚些,又遇上了早雪,生生地将满心的妩媚呜咽为余生的残香。先前拍了各色菊花分享至朋友圈的种种得意,一时间烟消云散。“山河岁月,能留住的东西太少,想留住的,一定留不住,而一直在身边的,只有自己,坚定不移地跟着你,只有自己,不嫌弃自己,好与坏,都死皮赖脸地跟着。”对于光阴的种种,《一个人的山河岁月》说得再明白不过了。一路追着,抓着,轻拢慢捻抹复挑,回眸一望,全散了,不过空空如也。煮雪品茗固然风雅,咬着烧饼喝白开水也不失雅俗共赏。生活里的瑕疵就当是留在嘴边的芝麻粒儿吧,所有的过往,不过是用来书写时的那一笔。

雪后的阳光升起来了,暖暖地照着街面。路边的小摊贩一遍遍地招呼着:“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是啊,多少的人生风景走过了,竟成了路过,又有几人的福分没有错过啊。

零落黄金蕊,虽枯不改香!即便岁月的利剑把人逼至了墙角,看风景的心还是该有的。“古往今来只如此,牛山何必独沾衣”。一朵儿就伏在我的脚边,携着四季的尘烟,像绣于心上最私密的花儿,轻声自语:活在当下,喜气,安稳……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