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韩剧 > 母亲的情人3(母亲的情人)

母亲的情人3(母亲的情人)

母亲的情人3(母亲的情人)  父亲和母亲结婚的时候,母亲才刚十八岁,父亲比母亲整整大十岁。在那个年代父亲之所以结婚那么晚是因为父亲参军入伍去了,而且是海军,父亲常年出海,很少到陆地上来,更少回家来。父亲二十八岁那年的春节前几天回家探亲,回来的火车上偶遇美若桃花的母亲,常年在海上很少见到女人的父亲,看见母亲第一眼起便就动了心,便与母亲没话找话的说,谈天说地的说他的见闻,逗得母亲不时的咯咯的笑着。两个人聊起来一问才知道两个人的老家是在同一个城市,母亲是在外地读书春节放假回家去的。这一下两个人聊得更投机了,聊了一路。临分手时两个人互留了地址及联系方式,都一再的叮嘱一定要写信啊!

到这一年年末的时候,父亲领着母亲回到老家举办婚礼结了婚。转眼春节过去了,父亲母亲的蜜月期也过去了,父亲的部队来电报催他回去,父亲二话没说就回部队去了。第二年母亲生下我,父亲也没有回来,说他部队有紧急任务不能回家来。母亲给父亲写信告诉了这一好消息说“我们有儿子了,他爷爷给起名叫“海军”。

我都长到两岁了,我才见到我的父亲,当那个凉爽的秋天妈妈把我拉到身着笔挺军装的父亲面前,让我喊他爸爸的时候,我一点都没害怕,我两步跑过去扑在他怀里脆生的喊“爸爸”,爸爸蹲下来抱起我,细细的看了看我,哈哈的笑着说“我的儿子都这么大了,”在我脸蛋上亲了两下子,又悠着我在地当心转了两圈,我像坐飞机一样好开心啊。爸爸还给我带回来糖果饼干巧克力好吃的。爸爸又拉我过来,我看到同爸爸一起回来的还有一个人,我光顾和爸爸开心了,没注意到还有一个人在家里,爸爸让我叫他张叔叔,我不认识他,(其实爸爸我也是第一次见面)我只怯怯的叫了声“叔叔”,没听清的人还以为叫的“嘟嘟”,爸爸告诉我“这些糖果巧克力都是你张叔叔给你买的。”爸爸只在家呆了两天就又回部队去了。这个张叔叔就成了我家的常客,他也总是给我带来各式各样的好吃的,他一来就会帮助母亲干活,北方的冬天寒冷,他就帮助母亲劈柴火,拉煤,挑水,家里的电闸断电了,他给修,灯不亮了他给换。给窗户钉上塑料布,把大白菜买回家……他不来母亲什么活都能干,他来了,母亲什么活都不用干了。有时活很累的时候,母亲还炒两个菜让他喝杯酒吃点饭再走。

后来听妈妈说,父亲在部队提了干当了军官。这个张叔叔是父亲当新兵教练时带的学生,当了三年兵就转业回来了。

那一次我放学回来,我背着书包蹦蹦跳跳往家跑,快跑到家门口时好似听到母亲嘤嘤的哭声,我慌了一步刚要跨进门,我楞了一下停住了脚,我看见母亲好像趴在张叔叔肩头在哭泣。我干咳了一声,干巴巴的喊了声“妈”。我妈转过身来,擦了擦眼睛,张叔叔大步向我走过来问道“小军放学了?”我白了他一眼没有回答他。他拍了拍我肩膀,回头对母亲说“嫂子,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以后有什么脏活累活,你别干,留着我来干。”妈妈接着话说“家里的这活都让你干了,让你挨累了。”“没事的,看嫂子说哪儿里话来。”边说边往出走,我靠着门框侧身让他走过门去。张叔叔昂首挺胸大踏步的走了。

我朝母亲走过去,走到一半时我停住脚步,向母亲说到“以后家里的活都由我来干,我长大了,我能干了,就不用他来了。”母亲也向我走过来,说“我儿子长大了,知道掂记妈妈了,真是好孩子。”然而妈妈话锋一转问我到“刚才你张叔叔跟你说话,你怎么不吱声?这样多不礼貌,下次人家来了,你可别这样了。”我突然就咆哮到“我就这样,我不愿意他来,我知道你喜欢他,你愿意让他来,他是你的情人,外边人都说你们俩好。”母亲听到我的话,人都哆嗦了,声音颤抖着说“你这熊孩子怎说出这样的话来,看我不打死——”说到“死”字上母亲咯噔僵那了,举起在半空中的手,终究没有打在我身上,呆楞着足有一分钟的功夫,母亲就抱住我的头大哭起来,我知道我伤了母亲的心,不知道该是劝慰她还是该怎样,也抱住母亲大哭起来。哭着哭着母亲突然问我:“儿子,你知道你爸爸为什么一直不回来看我们吗?”我毫不犹豫的回答“爸爸执行任务去了,完成任务就回来看我们。”妈妈抬起头看向远方对我说,又像似对远方向爸爸说“是的,你爸爸执行任务去了,就在你两岁那年你爸爸回来看我们的两个月后,你爸在执行任务时被一流弹击中,抬到医院抢救两天终因失血过多而英勇牺牲了。你爸爸临终时不放心咱们娘俩和你爷爷奶奶,一再的嘱托他的战友要多多的照顾咱们,你张叔叔自告奋勇的承担了这个责任,你张叔叔本来在部队就要提干了,可他为了照顾咱们提前就转业回来了。你张叔叔是接受你爸爸的嘱托才来咱们家照顾咱们的,你不要错怪了他。”我接受不了这个突然来的信息,我大喊着:“不,不是的,我爸爸没有死,我爸爸是英雄,英雄不会死的。”我又搂着母亲哭了起来,我哭得嘶声力竭哭得软瘫成泥,母亲把我扶到床上。母亲什么时候做好了饭,叫我起来吃饭我都没有起来。

那次以后,母亲又跟我谈了一次话,她跟我说,她跟张叔叔是清白的,什么事都没有。我也跟母亲说了我走在路上时听到邻居们说的话,他们说“ 看,雷鸣锋的媳妇又把那野男人勾引来了,你们看你们看,她们俩个在一起干活多亲热啊”

“哎,快过来快过来,看!那男的就是雷鸣锋媳妇儿的情人。”…… ……母亲平静的看着我说“外边那些长舌妇说的话你也听,她们没有文化整天没有活干没有事做,就东家长西家短的瞎说,你一个男子汉要用你的心看社会。”我可以不信那些长舌妇的话,但我看见的,便狐疑的问“那张叔叔在我们家吃饭的时候,你从来都不吃,就坐在那看着我们吃,我看见你看张叔叔的眼神都是那样深情?” “是的,我是看着你张叔叔,你张叔叔穿着军装,我看着看着就想起你爸爸,想起和你爸爸一起时的幸福时光。” 是的母亲看着穿着军装的张叔叔就想起父亲来是正常的,我不能苛责母亲,母亲她一柔弱的肩膀要挑起一大家子的重担,既要上班挣钱,又要照顾我,还要给爷爷奶奶洗洗涮涮做吃做喝,她所要承受的艰辛苦难不是我一个孩子所能体会得到的。我应该承担一切重任,为母亲减轻负担,给母亲幸福。

那以后张叔叔来我都热情的接待他,有时我们俩个像孩子一样玩,有时我又装做大人的样子跟他谈话讨论问题。当我得知张叔叔还没结婚时,我又套出他的话他也喜欢妈妈时,我就极力促和她们。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父亲牺牲十年后,母亲和她的“情人”张叔叔在我的撮合下结婚了,母亲曾经的”情人”现在是我的爸爸。

两年后,母亲给我添了个妹妹,我们一家四口过着幸福的生活。

——the end——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