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动作 > 大荔人(大荔人的念想(一))

大荔人(大荔人的念想(一))

大荔人(大荔人的念想(一))  大荔处在八百里秦川的东头头、福窝窝,聚集天地灵气与秀气,千百年来创造了无尽的文化财富。远的不提,回望过去的二三十年,就有很多物质的、非物质的“念想”驻留在七零后人们的心头。

(一)电 视 塔

大荔有个电视塔,如同西安有个大雁塔一样知名。上世纪八十年代“百废俱兴”,改革春风吹拂下大荔城乡日新月异,人民群众普遍过上了吃饱穿暖开始追求更高层次幸福生活的好日子,直接的表现就是收音机家家有、争相购买电视机如潮。大荔凭借同州老底子一直以来引领着秦东新风,自1971年有了第一台14英寸黑白电视机就拢挂不住了,“有钱手重”,七十年代末洛北洛南、黄河滩镰山畔一下子冒出“电视村”一二十个,到八十年代中期电视机已经上万、覆盖了整个乡村。“大荔县穷民富”不错,彼时量多而质不优,黑白、小的占大多数也是事实,那雪花点满屏、“昏”得怕怕的图像就让人满身“没脾气”。讯号弱,善于“发明创造”的大荔人自我捏弄,一时间“铝杆杆”“线圈圈”林立家家户户的屋脊与高树,这边一群人围着电视看、那边一个人抱着天线转,俨然一道民生风景线:“转、转、转!”“对咧!”“不敢动弹”。这咋行?心奓、胆奓、事奓的大荔从来就没咥过软软事,咋能叫群众生活不舒坦!于是,建设电视塔便提上了议事日程。

“电视塔”是老百姓口中的俗称,人家的官名叫电视差转台。电视塔选址在县城西环路与南环路交叉的十字口,政府划拨了五亩多地,1986年2月开工、当年底建成,这座高近70米、重达20多吨的铁塔可谓巨无霸,比城北文殊新塔凸显的可不是一点两点。电视塔尽展大荔人心目中的气派,在周围建筑物衬托下异常高大威武、赏心悦目。乡里人进城把电视塔当方位坐标,远远一瞅明晃晃就知道到咧;城里人把电视塔作为城市地标,谁家能在上面挂个广告牌那绝对显眼又拉风。当然,政府对它金贵当事着里,周边修个圆台台、垒个花围围护着,来往通行的车辆都要绕着它“行注目礼”。“一塔胜万杆”,它不仅让本地享用高质量有保证的广播电视讯号,邻县百姓也星星跟着月亮沾了光。电视塔周边市民最为骄傲,见人总爱说“你外信号是从我电视塔来滴”,满脸荣光。电视塔的“势”是自然流露,而人的“势”有时却是扎出来的。酒喝多了寻人事,愣是叫“到电视塔底下等着!”遇事憋屈爬电视塔示威,上去腿稀软多亏警察救命……当然这都是笑话。电视塔陪伴大荔人风雨沧桑二十多年,见证了“旧城改造”“西扩北进”“跨河发展”,终也难免轰然倒下淡出视野的必然。想来也是人生常理,“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社会的发展总是后浪推着前浪走。不过,电视塔“落”下了,做出历史贡献、贵为时代标志,它在中老年大荔人心中永远是“活地标”。由物及人,我们见证历史、创造历史,注定也会成为历史。当我们成为历史时,如果有人会像追念电视塔一样追念我们,也不枉此生了。

(二)宴 宾 楼

大荔人有钱舍得、想得开会生活,因而餐饮服务业历来让本地人自豪、外地人称道。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市场开放经济日渐活跃,城市乡村的宾馆饭店也跟着多了起来,国营商业系统的自不必提,个体私营的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东有顺盈、西有天厨、南有鸿运、北有鸿雁,一时间“吃在大荔”红边了天。综合规模、质量、影响等实力,最值一提宴宾楼。宴宾楼原址县城北新街13号,也就是现今同州路东头丁字口方圆,坐西面东,南北铺展开好大一片。在当时城区,惟有同州饭庄(同州宾馆前身)算得上餐饮服务综合体,宴宾楼于八十年代中后期建成之时正是商品大潮激荡、各种新兴经济体的投资活跃期。听知情人谝闲传,宴宾楼是许庄“土能人”陈宏斌办的,好汉不怕事奓,前楼后店、餐饮住宿、五金百货几乎带全了,大环境、好环境加上新颖灵活的经营方式、周到贴心的“如家”服务,很快吸引来方方面面的关注与惠顾。党政机关的接待、会议接踵而来,单位团体的培训、活动趋之若鹜,社会层面的采买、消费也是应接不暇,宴宾楼一度成了渭南地区最能显示“实力”的地方。

全能的宴宾楼餐饮颇为出彩,要说特色一是场面大,一次安排二三百人就餐、连吃一周不在话下;二是环境佳,内外装饰、餐桌餐具一色新,优雅舒适、高端大气上档次没得说;三是菜品新,西安有啥宴宾楼吃啥,大都市时兴的这里一准有。大荔人爱吃水盆羊肉,全县150多家羊肉馆数宴宾楼烹调最正宗,掌勺的炉头师傅西安专聘,砂锅烹制调料好,瘦肉红润肥肉白亮、汤清见底暗油醇香,馋得渭南人一大早专程跑百里路来吃热乎。至于东府传统特色菜,带把肘子水磨丝、蜜汁轱辘大白肉,不仅敞开供应广获青睐,更欣慰的是宴宾楼培养了众多烹饪高手、知名“厨神”。九二九三年我在许庄工作,因为陈总兼着镇企业办主任的缘故多了一些接触。记得1992年全镇三级干部大会在宴宾楼召开,成二百人坐得会议室满当当黑压压,县委书记王兆民端坐主席台长篇大论两个多小时,思路清晰声音洪亮,谈古论今描绘未来,当时还傻笑领导“敢说”“太奓”,不想今日竟一一实现了,真心点赞智者远见卓识。后楼开会前楼用餐,也就在二楼餐厅我享用了人生第一顿美味“田鸡腿”,农村娃娃没见过世面,只觉得无法用言语表达的香馋可口、回味无穷……事因人兴亦因人衰,宴宾楼红火不过十年便辉煌不在,但总由不得人发自内心地致以佩服。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大荔人富有“吃螃蟹”气魄,陈总农民出身白手起家,能把事从乡里干到城里、移师县城扎根省城,荣膺“陕西省劳动模范”,可以说是一身的本事、一生的奋斗。“人是要有一点精神的”,美丽大荔走向美好幸福,首要任务是创造、是积累,而不是坐吃山空。前人留下宝贵的资源财富,后人自当倍加珍惜奋力进取,身前为家乡做一些、身后为社会留一点,人生自会精彩如宴宾楼。

(待续……)

  作者简介:王小民,1971年生,大荔县人,渭南市作协会员,渭南市政协文史委特聘委员。出版有《同州风情》《大美大荔》《小民看大荔》等13部文史著作。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