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动作 > 奇涩人体(《人体课》)

奇涩人体(《人体课》)

奇涩人体(《人体课》)

  在美院,雕塑系找来的模特最漂亮。

当年他们二十多岁,漂亮的模特也二十来岁,青涩一样,躁动一样,火热一样,满脑子的复杂思想也一样。

都说是一拨混文凭的与几个混钱花的在一起鬼混,但不论怎样,两下混久了,混熟了,自然而然,饮食男女的大防也就混淆模糊了,不分彼此,只论哥们儿。用如今已经五十开外的老美院们的话形容: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光哧溜地,喝酒、跳舞,搂着我们一个个生梆子疯玩。

那年代,活着经济实惠,请模特一个课时才六十块。画上二十分钟,你吱声,模特还换一个姿势给你画。有怂的,画得比王八还慢,笨得比熊还拙,末了,大伙儿凑钱,找模特加课------你十块,他十块,像在剜护心肉。也有人讥之为好色。

那时的模特让人佩服,比现在的特种兵还专业。

课间休息,模特狐仙似的从活体模型变回秀色美女,纯真空,披上一件白大褂,中间无扣,自上而下,次第露出胸、腹、股从台阶上款款下来,走到未来的艺术家当中,鸟儿样晃动着小巧的脑瓜,挨个画板审视。还说:你画得这是什么呀,我胯骨有这么夸张吗?

尽管很那个,却未闻有和模特好上的,乱七八糟的事更少。或许就是那个蔫巴胆怯的年代,谁也不敢把温柔的春梦变成苦涩的现实。

美院女生奇缺稀少,一个系,一届,就一个班,十来个学生,风水好的年景,摊上三俩儿女生。如果点儿背,摊上班里女生有失恋抑郁的、肥胖无比的、精神错乱的,那跟没女生也没什么两样。

害怕和羞涩是没有用的,人体课早晚要上。上第一节,蓬头垢面的教授先假装拉个开场白,对光线、比例、结构、轮廓等等不知所云地交代几番,转身飘然离去。紧接着模特上场,学生开画。哇,点了穴位一般,全僵在那儿,手捏着笔,筛糠,躲闪难怪,都是处男新手雏儿,哪见过这般凝如脂白如雪的人体?一会儿一个蹲下的, 一会儿一个去解手的,根本不知所在,更不知所画。

稀里糊涂下了课,闷着回寝室,进屋便软如面条了。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