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动作 > 一地鸡毛小说(一地鸡毛(小小说))

一地鸡毛小说(一地鸡毛(小小说))

一地鸡毛小说(一地鸡毛(小小说))

  夜,静静的。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钟了,小宝进入梦乡睡得正熟。诗芽一点睡意也没有。不知何故竟莫名生出一丝恼意。

小宝这几个月来,特别皮特别闹心。每天早晨赖在床上不想起床,穿个衣服吧,也是磨叽半天,不是嫌穿多了裹不动,就是嫌穿哪件不舒服。他还非要诗语和他一同起床穿衣刷牙,还不许比他做得快,动不动就好哭鼻子,大声说话发脾气。晚上,诗语不上床他就不进房间,脚跟脚手跟手,非得等她忙完了一块上床,再陪他看看书。九点钟过后就不许再讲话,可小宝不是说口渴就是要尿尿,十点钟左右他才能进入梦乡。整个暑期,小宝可是比最近要乖多了。早上会悄悄地自己起床穿衣,然后到卫生间放水刷牙洗脸,够不着就用小板凳踩着。晚上洗了澡,不是坐在客厅的小桌椅前写写画画,就是跑到卫生间,看诗语洗衣就非要玩水。制止不了时,诗语就会生气地把他赶出卫生间,他也就乖乖地到床上去看看书。

诗语起床去趟卫生间,看了眼隔壁房间,隔壁房间没有点灯。也许秀川已经睡着了,也许还在手机上看电影或是小说。他是晚上睡不着早上起不来。

自从小宝出生后,诗语和秀川就一直是分房的。小宝是个瞌睡不多的孩子,从出生起就睡眠少,一夜要喝几次水尿几次。现在虽然夜里不喝水了,但还是要尿一二次的,而且有时会做梦大呼小叫。要命的是,他现在认识的字多了,看到秀川看手机,就会凑过去看,看到聊天他还会大声念出来,问这问那。每天晚上一回到家,秀川就靠在沙发上拿出手机看,诗芽忙着收叠衣服,小宝明明在做自己的事,一看到就凑过去。为此,诗语和秀川商量好:只要小宝在跟前,就尽量不看手机。刚开始还可以做到,时间一长就做不到了,秀川干脆自己洗了,就关在房间玩手机。秀川的生活是简单的单一的,除了上班下班,就喜欢在手机上看看电影和小说,假曰里打打牌将。他不爱聊天,话不多不大爱开玩笑。

夜,是如此地静。家俱睡了,电器睡了,就连窗外的月亮也睡了,只有诗语没有睡。没有睡意的诗语,大脑是空洞的,大疆就这样天马行空地呈现于脑海。大疆和秀川是完全不同类型的人。大疆是诗语的前夫,他活泼,开朗,热情,浪漫,脾气也暴燥。都说宁可坐在自行车上笑,也不愿做在宝马车里哭。可谁能保证坐在自行上,就能笑一辈子呢?更何况大风大雨山路崎岖时,你有笑的心情吗。

大疆当初一穷二白叮当响时,是把诗语当做宝,可生活毕竟是现实的。他们喂过猪养过虾,贩过棉花开过厂。喂猪时,诗语是天天到饭店去收涮水,一担担往家挑,没干过农活的肩膀生疼。夏天里天天在猪屋里给猪冲澡,一身的猪粪味。养虾时为了多卖几分的利,诗语把两个装满虾的大竹椤架在自行车上,到二十几公里的他镇去卖。贩棉花时四处借钱做本。开工厂时忙不过来,做到半夜才能上床。那时候唯一的念头就是要赚钱。等赚了钱,日子就会宽裕些,再不用为钱吵架了;等赚了钱就不这么穷,女儿就可以到好点的学校去读书了;等赚了钱……一切似乎都是钱的错。可钱,是需要一堆堆一撂撂地才能攒起来的,辛辛苦苦一点一滴又能攒多少?何况,大疆生性是爱交朋结友,大方江湖的人。结果是:钱没赚多少,苦也吃了,女儿的学业也荒废了,婚也离了。结果是:笑还没等笑出来,哭也没处哭。

对于女儿,诗语是愧疚的。诗语一直很忙,忙着赚钱,女儿一直很乖,乖得懂事。白天忙时,女儿就在旁边自己玩;晚上忙时,女儿就到外婆家睡;女儿一个人上学放学,女儿一个人午休,女儿一个人做作业。乖巧懂事的女儿变了,变得沉默了,变得判逆期了,变得说话呛头呛脑没礼貌了,变得不爱学习了。钱没赚多少,女儿变了,大疆也变了。

如果不是有了QQ,有了微信,如果不是同学聚会,也许大疆还是那个大疆。大疆和别的女人暖昧上了,不是一次二次,也不是一年二年。偏偏那个女人是大疆的初恋,少年时代的同学。如果是一个年轻漂亮的,或者有才有能的,诗芽心里也觉得好受些。又偏偏那个女人,不年轻不漂亮,没有才气没有能力,有的就是阅人无数的经历,有的只是一身的骚劲。谁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女人要坏,男人就特爱真爱。同学聚会,三天大聚二天小聚,进入酒店,出入k厅。大疆的心就这样慌毁了,断又断不了。诗语受不了这种窝囊气,忍受不了欺骗。诗语不是不想睁只眼闭只眼,就算是为了女儿吧,可那个女人不想让诗芽只闭上一次眼晴。谎言多了,吵的次数也多了,心也快麻木了。离吧,离了眼不见心不烦。 秀川呢?现在秀川也有个女人在旁边胡哨着。那是他的前妻,一个善良本分的女人。仅仅因为没有生育能力,就主动要求离婚的女人。当初诗语再结,就是看中秀川没有孩子。再婚家庭就是怕两边都有孩子,你的我的牵扯不清,矛盾重重。谁料到,他们离了婚还有联系,还能做朋友。如果不是偶然一次,发现家里卡上的钱一下少了一万多,诗语怎么也不会怀疑,秀川也有这么一手笔的。秀川开始怎么也不说,后来才说,他们曾经也是感情很好的夫妻,现在她得了一种病找他借钱,他感激她,就说不要她还。节假日有时也给她发一二百元的红包。吵也吵过闹也闹过,掏心窝子的话也说了。秀川一口咬定他没出轨。诗语还能说什么,还能怎么样?难道又离婚吗?离婚,对孩子对大人都不好。四十几岁的人了,还有多少日子经得起折腾?离婚,是万不得已才走的一步。

都说 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陪伴孩子成长是父母最长情的爱。她在女儿的成长上已经缺席了,她不能再愧对小宝了。孩子的教育,要从小抓起,习惯爱好学习都是可塑性。至于秀川的事,先不去想这些,顺其自然吧。诗语的心情又明朗起来,决定还是好好睡一觉。明天,还有明天,也许明天一切都会好的。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