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动作 > 玛丽黛(电影里的谜团)

玛丽黛(电影里的谜团)

玛丽黛(电影里的谜团)


南大公路开工,指挥部设在我的家乡。一时间,清冷寂寥的小镇变得熙熙攘攘,什么南腔北调的声音都有。这些人来了之后,文化生活便多起来。

一天傍晚,我家屋后的土场上,挂起一块白色的布幕,布幕的前方摆着个机子,机子的光便射在布幕上。我好奇地跑向机子 ,我问摆弄机子的叔叔,“叔叔!叔叔!这是要干嘛?”

叔叔含笑地说,“小朋友,放电影。”

这时,附近的人拎着凳子纷纷来到土场,一个接一个的往布幕前凑,头都还仰得高高的。都以为看滇戏,殊不知,看电影不能坐得太近。我担心没有了位子,转身奔跑回家,我拽着妈妈的衣服,我对妈大声地说,“妈妈,我要去看电影。”

“电影?”妈吃惊地张大眼睛。

指挥部设在小镇后 ,我家开了个茶馆,爸妈忙个腳手不停,妈妈这时在清洗茶杯。妈立起身来,瞅一眼屋后的土场,随即说道,“你自己去看吧!”

那个年代的孩子,都是放养,像我这样的小小年纪,都要带弟弟妹妹了。

能够去看电影,自然是欢天喜地。我寻找坐的家什,草墩沉而且矮,后来我找了个木箱。公路上的采买,会将废弃的木箱给我家。我拖着木箱去到土场,这时人来的已经很多了,争位置的,呼儿唤女的,土场就像集贸市场。看电影的,竟然都是当地的老百姓,现在想来是慰问放映。

我的位置与放映机平行,日后才知道这是最佳位置。当然,我的位子靠边了一些。在纷纷嚷嚷的氛围中,一束雪白的光亮射向前面的布幕,电影开始了。当时,正是我国与苏联的蜜月期。那天晚上的电影是《玛丽黛传》,电影里有集体农庄,有拖拉机手,有卫国战争。我伸长脖颈仰望布幕,看得专注认真。慢慢地,我觉得好奇怪。影片里的玛丽黛,从童年到成年,是从小到大啊!看电影那会,我以为是真人真事,拍的就是玛丽黛本人。那么问题来了,难道她小的时候,就知道她日后会出名?照相的就跟着她?而且是几十年如一日。

想着想着,我趴在木箱上睡着了。不知什么时候,我醒来了。这时,地上洒满银色的月光,整个土场寂静无声,夜凉如水,所有的人都走光了。我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寻找我的木箱,这才发现木箱被人拿走了。我只好拖着蹒跚的腳步回家。卧室里黒黢黢的,爸妈和弟弟妹妹都睡着了,除了均匀的鼾声,就是呓语。

此后,屋后的土场,隔三差五的有电影,但反反复复都是老片子,记得最多的就是《南征北战》。到了最后,有人还编了顺口溜,“南征北战,放死我都不看。”

后来,抢位置也知晓不能靠前了,前面没有位置还可以到布幕后面。这样一来,布幕的前前后后,到处都有人。我常常坐在后面,觉得还捡了便宜。

心中的那个谜团,也没有问人,仿佛是无师自通,原来电影是演员在演戏。

文学是社会的家庭教师,文学是导人向善的工具,艺术家的天职是把光亮灌注到人心深处。文学创作者,记住这些至理名言。







玛丽黛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