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动作 > 女儿行(风雨女儿行)

女儿行(风雨女儿行)

女儿行(风雨女儿行)  生平第一次走上雪漠高原。生平第一次让心有了一种贴实而奔放地涌动。 风也女儿行,雨也女儿行,我始终坚信那个故事还在高原传颂。

——引语

军领我站在一个平常的雪堆前,轻轻地说,她就是林清。

我蓦然侧首的时候,却只看见军把目光凝重地移向了无边的雪野。大漠的冷风卷着浮雪飘飘摇摇,悄无声息的摇落在边关无限的陌生里。在那片与天相接的地方,如果不是军的指点,我总也不会知道这不起眼的雪堆竟是林清在长眠。

这次初上巍巍昆仑的时候,目的并不是林清,但在军守卫的哨卡上待了三天,却有八次独自去了林清长眠的那片雪野,为的只是一份从心底涌起的感动,为的只是一位素不相识的女孩儿。

军的相册里有一张残损的照片,他指着照片中的女孩儿说,她就是林清,一年前来哨卡,后来,后来就长眠在了这里,她才19岁……军说林清是一名普通的文艺兵,一年前就查出患了白血病,但她每次都坚持深入高原为战友们演出,最终她践行了自己的誓言:要把生命之花永远开在高原……

离开哨所的时候,我把亲手折成的19朵白花撒在了林清的身旁。我对军说,我还会来看林清的。军的眼神瞬间就变得无比欣喜,他说,你再来的时候为林清带一只风铃吧,她一直想要,可这高原上……

后来我把一挂精心挑选的风铃寄给了哨所,军的信很久才转给我,军说,风铃收到了,战士们每天都拿着它去看林清,那叮咚的铃声仿佛就像林清那清脆的声音,飘散在雪域,飘散在茫茫高原。

那一夜我梦见了林清,依旧是照片里那个清秀可爱的女孩儿,一身的绿军装。林清说,嗨,我认识你老兵,谢谢你送我的风铃,她摇摇手中的风铃说,真好听!我笑了,林清却转身踩着轻快的舞步走向了那片无边的雪野,我追上去叫着她的名字,林清,林清,林清,而我却只看到她轻轻转过身,对着我笑了,那笑很甜,笑如明月,笑如春花,笑如热潮……

再后来,我就再也没有梦到林清,心中不免有些遗憾,但我坚信她一定还在高原,关于林清的故事也依旧在漫漫边关轻轻传颂。

林清从此不再来,风也女儿行,雨也女儿行。


(此文2002年12月25日写于洛阳,录入美篇时有删改)


(从今天这篇开始,我将把多年前写的众多文稿逐渐发上美篇)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