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网络 > 弘一法师书法(弘一法师书法欣赏)

弘一法师书法(弘一法师书法欣赏)

弘一法师书法(弘一法师书法欣赏)

读《弘一法师法书有感》

禅静舒逸无挂碍,境高意悠自在心。莫道人间多烦事,丹青一片润众生!

李叔同(1880—1942),又名李息霜、李岸、李良,谱名文涛,幼名成蹊,学名广侯,字息霜,别号漱筒。李叔同是著名音乐家、美术教育家、书法家、戏剧活动家,是中国话剧的开拓者之一。他从日本留学归国后,担任过教师、编辑之职,后剃度为僧,法名演音,号弘一,晚号晚晴老人,后被人尊称为弘一法师。

弘一书法大师书法深受大众推崇,作为一名书法爱好者,自识得其真味后再无法割舍,成为我心慕手追的高山……

然弘一自谓:“朽人之字所示者,平淡、恬静、冲逸之致也。

叶圣陶曾有一段透彻的评说:“弘一法师近几年的书法,有人说近于晋人。但是,摹仿的哪一家实在说不出。我不懂书法,然而极喜欢他的字。若问他的字为什么使我喜欢,我只能直觉地回答,因为它蕴藉有味”。是啊,能够识得其中真味,实在是难得的大彻大悟,难得的大智慧。

从风流才子到一代高僧,弘一法师李叔同给我们留下太多的秘密和宝贵的艺术财富,值得我们去研究他,走进他那缥缈虚无的一生……

青年俗时,他是一个风流和放荡不羁,进出名场的富家风流子;后半生却绝觉毅然投入空门,成为一个芒鞋布衲、苦修律宗的得道高僧,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他也被林语堂先生誉为那个时代最有才华的天才之一,他的人生轨迹,发生的一系列巨变,给后人留下了解不开的谜团,勘称是一个时代的传奇,让人永远也不可理解,无法琢磨。他是最奇特的一个人,最遗世而独立的一个人,的确如此……

就连张爱玲对弘一也如此评价:“不要认为我是个高傲的人,我从来不是的,至少在弘一法师寺院围墙的外面,我是如此地谦卑。”可见弘一法师在当时社会名流家心目中的地位了。

翻阅中国近百年文化发展史,我们不得承认,弘一大师不愧为当时那个年代学术界公认的通才和奇才,作为中国新文化运动的先驱者,他最早将西方油画、钢琴、话剧等引入国内,且以擅书法、工诗词、通丹青、达音律、精金石、善演艺而驰名于世。

1918年的春天,李叔同在杭州一座叫虎跑的寺庙里出家。38岁的他正是人生风华的美好时代,作为当时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的教员,然而谁也没有想到,他会辞去教职离开学校,落发为僧。散尽人间的繁华,皈依佛门。他的日本妻子好不容易找到他,然而此时,见到的只是一个态度绝决身着灰褐色的僧袍,神色静淡,漠然如空的僧人,已不是心爱的丈夫模样了。

她顿时坠泪如珠。

“叔同!”

“请叫我弘一。”

“弘一法师,请告诉我什么是爱?”

“爱,就是慈悲。”

“慈悲对世人,何以独伤我?”

这个日本女子叫做诚子,是李叔同的妻子。这是弘一法师与日本妻子最后的对话。

他默默转身,乘一叶扁舟而去。

那正是杭州最美的季节。青冥长天,渌水波澜,浓烟暗雨,水天一色。消瘦的背景渐行渐远,永诀的啜泣连绵不绝。

曾经相爱的两个人,终于分站在了两个世界。

从此,世间再无李叔同,有的只是以余生苦修律宗的行脚僧。他,以一种倔强的方式,和这个绝美的红尘,做了最后的告别。

众人诟病,说他太绝情绝义,那么多学者文人读佛经,鲁迅读,章太炎读,周作人读,梁漱溟读,为何只有他抛妻弃子?挚友夏丏尊曾问弘一法师怎么忍心抛下妻子,大师回答:“人生无常,如抱病而死,想不抛,也做不到。”

他的回答很平淡,庸常人根本无法领会。因为我们只看到了他的狠心,没有看清他的用心。

他在出家前就将佩戴多年的手表交给妻子作为纪念,安慰她说:“你有技术,回日本去不会失业。”他预留了三个月的薪水,分为三份,将其中一份连同剪下的一绺胡须托交予妻子,并嘱托朋友送她回日本。

他还给她写了一封短信,信中这样说:

做这样的决定,非我寡情薄义,为了那更永远、更艰难的佛道历程,我必须放下一切。我放下了你,也放下了在世间累积的声名与财富。这些都是过眼云烟,不值得留恋的。我们要建立的是未来光华的佛国,在西天无极乐土,我们再相逢吧。为了不增加你的痛苦,我将不再回上海去了。我们那个家里的一切,全数由你支配,并作为纪念。人生短暂数十载,大限总是要来,如今不过是将它提前罢了,我们是早晚要分别的,愿你能看破。

对爱人,于物质于精神,他都给予了妥帖的安置。人非草木,要割舍红尘绝非易事。从他心底开始构建宏大的志愿开始,他就知道自己的使命是大慈大悲救世人,自己苦才能普度众生。

我想起以前读台湾作家吴念真的一篇文章:弟弟死后,那个很悲凉的黄昏,他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玻璃前,想起弟弟自杀前最后一次来找他,也是站在那个位置,自顾自地说话,头也不回。泪眼朦胧中,他顿时醒悟,弟弟当时不回头,是因为不愿哥哥看见自己的眼泪。

我想,弘一法师告别红尘时的不回头,或许也是因为不想再见到妻子难过。他是个连小虫枯木都会周到对待的人,又怎么会狠心伤害相爱过的人。可是他已许身佛门,注定不能给妻子太多宽慰,说得越多,她就会越难得放下。

哀莫大于心不死。

最后的最后,他只能给她,一个无声的背影。

刹那即是永恒,永恒亦是刹那。


1957年3月7日,在近代教育家黄炎培先生在《文汇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我也来谈谈李叔同先生》,写的是作为弘一的老友,亲眼所见了李叔同与他妻子诀别的真实一幕,不禁让人唏嘘不已。

然巧合的是在五年前,李叔同创作了一首歌曲《送别》,或许这不是一种巧合,也许就是一种信号早已经作好了遁入空门的各项准备,只是时机未到而没有付诸与实践罢了。

歌于咏志,在他的诗歌语言里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不是吗!虽说歌词意境之高,让人叹服。但这些文字在五年前已经注定了结局,也是五年后与妻友别离一幕最合适的注脚。下面我们来重温这首诗歌,可从中管窥到端腻和弘一法师的心路历程——

  《送别》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 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 知交半零落。

  一壶浊酒尽余欢, 今宵别梦寒。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这位被誉为现代中国文化婉约清丽一途的艺术大师,就这样悄然无息的在杭州虎跑寺以盛年出家,这是需要多么大的决心和意志来完成他遁入空门的决定,可以说弘一法师在当年的这个举动震动了整个中国的知识界。


让我们来详细的了解李叔同的情况吧,以期怀念这为敢为人先的精神大师……

1880年10月23日,李叔同出生于天津市三岔河口附近一户富有的盐商之家。弘一系其父亲第五个姨太太王氏所生,幼名成蹊,学名文涛。

成家后,李叔同携母亲妻儿定居上海,凭借着诗书的才华,弱冠之年就依然成为上海滩上的名流。他风流不羁,与艺伎坤伶过从甚密,时称“天涯五友”。

在多年以后,回顾那段风流的岁月,李叔同写下了这样两句词:“二十文章惊海内,毕竟空谈何有。”这两句词写于1905年,李叔同人生的第一个重大转折,就发生在这一年。与他相依为命的生母在上海逝世,这给了李叔同人生很大的打击。同时也给他人生打下了另一个注脚,决定东渡日本留学。在位于东京上野的东京美术学校,作为第一批艺术专业留学生,李叔同在度过了6年的留学生活。

李叔同是一奇才,他创造了中国近代艺术史上的许多个第一,是他最早把西洋绘画引入国内;是他最早用五线谱进行音乐教学;是他创办了中国最早的话剧社。

据史料记载,在1907年2月,为了赈济国内徐淮水灾,李叔同和话剧社的同学们,举行一次义演,上演了法国作家小仲马的剧目《茶花女》而李叔同则担当《茶花女》中的女主角,这场话剧在日本引起了极大的轰动。

随后李叔同应杭州的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之邀,做起了音乐和美术课老师,成了一位教育家。

在李叔同的主持下,学校的艺术教育气氛十分浓厚,他开创了中国人体模特进行美术教学的先河。

他以其人格魅力、深厚的中西文化底蕴,培养了大批音乐界和美术界的优秀人才,从中华民国初年到民国二十年间,南中国音乐界人物,几乎都是李叔同的薪火相传,不是他的学生,就是他学生的学生,的确为洋洋中华民族留下了不可或缺的宝贵艺术财富。

1918年农历7月13日,李叔同他最后一次以世俗中人的身份,走在通往校门的林荫路上。从这里离开,也从这里结束了世俗生活,义无返顾的遁入佛门,取法名演音,法号弘一。他的这个举动与决定,在学校里、在社会上引起了巨大的震动。

为什么出家?没有人能够解释。就连李叔同他自己也从没有正面解释过自己出家的原因。无论是在叔同旧日的挚交好友,还是他的日籍夫人看来,这个决定和选择的确匪夷所思,转变的都让人吃惊,甚至是不可理解的事情。或许个中滋味能够从他的学生丰子恺的解释得到一些答案:人的生活可以分作三层,一是物质生活,二是精神生活,三是灵魂生活,有的人做人认真,满足了“物质欲”还不够,满足了“精神欲”还不够,还必须去探求人生的究竟。也许,弘一法师就是为了探求人生的究竟而如此选择了自己的人生轨迹,真的是“悲欢交集”啊!

弘一以苦行僧终其一生。他将失传700余年佛教中戒律最严的南山律宗拾起,清苦修行。为

20世纪的中国佛教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同时也让佛教界四位大师的名字与日光辉:他们是虚云、弘一、太虚、印光,弘一大师最终成为南山律宗第十一代宗师。

1942年10月13日,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他写下这副字成为绝笔,“悲欣交集”四个字。随意地写在一张用过的纸上,小巧拙朴,毫无雕饰,成为了经典。“悲欣交集”的旁边写了三个略小的字,“见观经”。或许这四个字他概括和总结了他自己的一生。

三天后,弘一大师沐浴更衣完毕,在念佛声中保持吉祥卧姿,安详圆寂,留下舍利子500多粒。

弘一大师的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63个流年,在俗39年,在佛24年,为世人留下了咀嚼不尽的精神财富。他是中国传统文化与佛教文化相结合的优秀代表,是中国绚丽至极归于平淡的典型人物,正如赵朴初先生评价他:

  深悲早现茶花女,

  胜愿终成苦行僧,

  无尽奇珍供世眼,

  一轮圆月耀天心。

阿弥陀佛……


书法手稿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