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网络 > 上海邮政博物馆(上海邮政博物馆)

上海邮政博物馆(上海邮政博物馆)

上海邮政博物馆(上海邮政博物馆)前言:曾经过惟有书信传播信息的年代,曾经过对集邮的喜爱与痴迷,而后又知道有了邮政储蓄,于是觉得通信与交流、邮票与集邮、邮政储蓄便是邮政的全部意义。其实邮权即主权,邮权是指主权国家独立自主地办理本国邮政的权利——这便是本次参观邮政博物馆最大的收获吧!

博物馆能否开放绝对是疫情期间的晴雨表。博物馆正常开放,说明疫情稳定了,博物馆限流甚至关闭,则说明疫情非常严重。这个不平凡的庚子之年,博物馆遭受了特别的冷遇,可以说是门庭冷落鞍马稀,因而博物馆的设展也受不了很大的影响,就是大名鼎鼎的首博也已经很久没有上新了,我办的2020年博物馆通票,竟然一次都没有用过。

1月21日前的上海,博物馆都是正常开放着的,说明疫情防控得很好。闲暇时间走了几个博物馆,这一次是邮政博物馆。上海邮政博物馆设在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上海市优秀建筑——上海邮政大楼内,以翔实的史料和实物,运用现代科技手段,追溯了邮政的起源和发展历程。

博物馆共有四个展区:古代的通讯、网络与科技、业务与文化展区、邮票与集邮展区。怡然只是挂一漏万,就有兴趣的拍摄几张,关于博物馆的展品介绍,都来于网上查询断章取义般摘录之。

上海邮政大楼,坐落于中国上海市四川路桥北堍,门牌为虹口区北苏州路276号。大楼始建于1924年,造价为320万银元。由当时沪上著名的英商思九生洋行负责设计,本埠知名的余洪记营造厂负责营建。大楼拥有号称“远东第一大厅”的邮政营业厅,气势雄伟,仍为上海市邮政局和四川路桥邮政支局所在地。2017年12月2日入选“第二批中国20世纪建筑遗产”。

1:100的比例缩小、于1924年竣工的上海邮政大楼的模型。

漂亮的旋转楼梯,是网红打卡拍照的地方

二楼进门是宽敞空旷的邮票交易大厅

这里是博物馆入口

进入博物馆,首先便是江泽民的题字“上海邮政博物馆”

毛泽东、朱德、朱学范(右四)在中南海

朱学范(1905—1996),是我国杰出的爱国民主战士和政治活动家。新中国成立后首位邮电部部长,因为也是上海人,所以展览馆将他的生平事迹展作为序曲部分。

“德之流行,速于置邮而传命”。意思是说,他所提倡的道德学说,会比邮驿传送命令传播得更快。可见那时邮驿通信不仅已相当完备,而且速度也相当高了。

早在殷商时期,人们就通过击鼓进行通信,这几片甲骨文片记载了那个时期远方击鼓通报军情的情形。

传世铜器:春秋时期关于通信的记载


《周礼》中关于邮驿的记载

鄂君启节:楚怀王六年铸造,是颁发给鄂君的免税通行证

秦简《行书》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早的关于通信的法令

秦代的阳陵虎符

汉唐时期为防公文被私拆而使用的封泥

展现邮驿通信情景的驿使画像砖

生动展现各代通信方式的漫画,是由上海邮政员工绘制的

西夏时期的驿传铜牌

元代的“海青符”

鸦片战争以后,从1861年开始,英﹑法﹑美﹑等国先后在中国沿海口岸及一些大中城市私设邮局(客邮),侵犯中国的主权,他们从事走私、贩毒等行为。后经斗争,这些列强于1922年在上海的客邮全部撒出。

中国的邮权宣誓如下:不允许外国人在中国境内经营邮政专营业务,以确保国家邮权不受侵犯。具体体现如下:①只有国家有权发行本国邮票。②只有国家有权派代表参加国际邮政会议。③只有国家有权在本国领土上设立邮局。

中国第一套邮票—大龙邮票,发表于清朝晚期的1878年7月,邮票一套共3枚。邮票的面值是用银两计算:绿色的面值1分银,红色的面值3分银,桔黄色的面值5分银。图案中间是蟠龙。上端两角是“大清”两字。

大清邮筒;上有大清邮政四字,邮筒上的蟠龙威风凛凛。

中华邮政延袭了严格的海关人事制度,员工录入需进行严格考试。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上海邮务长办公室,用蜡像制成的邮务长正在用望远镜查看浦江岸边邮件的到达情况。


上海被指定为国际通信交流中心

  1999年第22届万国邮联大会上海活动纪念特大首日封

“五女传信与和平女神”的铜雕。

地球最南端的中国邮局

地球最北端的中国邮局

曾经先进的自动分拣系统

清代的邮政邮票

中华民国的邮政邮票

解放区的的邮政邮票

邮票在上海对外交流中的作用

送给宋楚瑜先生的四大名著邮票

邮票展厅

世界第一枚邮票出现在英国。1840年5月1日黑便士在英国问世,5月6日开始使用。邮票图案是维多利亚女王18岁即位时的侧面像,面值1便士,用有王冠水印的纸印黑色,所以通称“黑便士邮票”。

各国特殊的邮票小型张及邮票

一楼实物展示:中庭内有一辆标有“大清邮政沪局”字样的马车模型


刚刚进入博物馆时,观众并不多,怡然在古代通信展区慢慢盘桓,忽而涌来一个几十人的团队,顿时属于博物馆的气氛没有了。虽然蹭听了一段讲解,但参观的兴致大减,继而又有不好的消息传来,上海新发现了三个病例!于是,其它展区便是匆匆而过了。走到展览馆入口/出口,看见管理人员正在研究限流措施与通知

——这博物馆果然是疫情的晴雨表!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