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网络 > 何以为尊(何以为尊?)

何以为尊(何以为尊?)

何以为尊(何以为尊?)

何以为尊,我有中国;中国大宁,子孙益昌;五星出东方利中国!

一、何以为尊,我有中国

何尊于1963年出土于宝鸡贾村,是宝鸡市博物馆1958年成立后收藏的第一件青铜器。现藏于宝鸡中国青铜器博物馆。

中国宝鸡青铜器博物院

尊高38.8厘米,口径28.8厘米,重14.6公斤。圆口棱方体,长颈,腹微鼓,高圈足。腹足有精美的高浮雕兽面纹,角端突出于器表。体侧并有四道扉棱。造型浑厚,工艺精美。

何尊

尊内底铸有铭文12行、122字铭文,“唯王初壅,宅于成周。复禀(逢)王礼福,自(躬亲)天。在四月丙戌,王诰宗小子于京室,曰:‘昔在尔考公氏,克逨文王,肆文王受兹命。唯武王既克大邑商,则廷告于天,曰:余其宅兹中国,自兹乂民。呜呼!尔有虽小子无识,视于公氏,有勋于天,彻命。敬享哉!’唯王恭德裕天,训我不敏。王咸诰。何赐贝卅朋,用作庾公宝尊彝。唯王五祀”。

尊内铭文拓片

(大意是说,成王继承王位不久,便开始营建成周,还按照武王的礼,举行福祭,祭祀是从天室开始的。四月丙戌,成王在京室诰训“宗小子”们说:“过去你们的父亲能为文王效劳。文王接受了大命,武王战胜了‘大邑商’,就问天卜告,说,‘我要住在中央地区,从这里来治理民众’。你们或者还是小子,没有知识,要看公氏的样子,有功劳于天下,完成使命,敬受享祀。王是有恭德,能够顺心的,教训我们这些不聪明的人”。)

尊内铭文拓片

其中宅兹中国为“中国”一词最早的文字记载,记述的是成王继承武王遗志,营建成周(洛阳)之事。

博物院简介

中国:(最早的中国)

铭文中的中国

我国著名古文字学家于省吾先生在《释中国》一文中论证,“中国”一词至迟出现在西周初年,目前所见到最早的证据,就是何尊内底所铸的铭文“余其宅兹中国”。

“中国”两字作为词组,首次在何尊铭文中出现,这是中国人应该记住的一件大事。青铜铭文,就是用青铜铸造出的宝贵历史,可以印证史籍或弥补史籍的不足。

何尊-中国

这些写给祖先的字迹,更像是写给数千年后十三亿中国人的信。

尊内铭文

三千年历史演进、朝代更替,“中国”一词从地理中心、政治中心派生出文化中心的含义,继而又被赋予了王朝统治正统性的意义。直到清末,中国一词被用作国名出现在官方正式文书当中。

三千年过去,太多故事也被黄土掩盖,但洛阳城繁华依旧;同样被黄土掩埋的青铜尊于1963年在陕西的一处土崖中被发现,后被命名为何尊。虽没有了最初夺目的光泽,但尊底的一百二十二字铭文却没有辜负它主人的期望,跨越三个千年,将祖先的丰功伟绩展现在后人眼前。

局部照片

中国,三千年前被镌刻于方寸之间,深埋于地下。三千年后,埋藏它的泥土和这泥土连接的一千零四十五万平方公里的土地,都被它命名,叫做:中国。

二、中国大宁,子孙宜昌

西汉鎏金“中国大宁”铜镜,属于西汉新莽时代(公元9—23),直径18.6厘米,厚1.3厘米;1952年出土于湖南长沙伍家岭,现藏中国国家博物馆,为国宝级文物。

该铜镜表面鎏金,圆钮,柿蒂纹钮座,柿蒂纹间各有一兽头,外围双线方栏。方栏外饰博局纹,间饰鸟兽纹饰。周边铸铭文一圈52字:“圣人之作镜兮,取气于五行。生于道康兮,咸有文章。光象日月,其质清刚。以视玉容兮,辟去不羊(祥)。中国大宁,子孙益昌。黄常(裳)元吉,有纪刚(纲)。”这段话可译为:“圣贤冶铸铜镜啊,吸取金木水火土之精气。在博大的‘道’中产生,包含了所有的奇妙图文。镜子光明如日月,它的质地清脆刚硬。用它照视你的玉颜啊,可以驱除不吉祥的东西。祈盼中国和平与安宁啊,世世代代日益昌盛。遵守自然秩序大吉大利啊,世界万物都有纲常规律。”汉代在匈奴入侵和诸侯内乱的多难中,人民饱受了战乱之苦。铜镜上的铭文“中国大宁”四个字,表达了对和平的祈愿,更能在华夏子孙的心中引起深远的共鸣。

这面铜镜的珍贵之处,还在于铭文中出现的“中国”名称。考“中国”这一名称,早在西周武王时期意为“中央之国”。相传3000年前,周公在阳城(今河南登封)用土圭测度日影,测得夏至这一天午时,八尺之表与周围景物均没有日影,便认为这是大地的中心,因此周朝谓之中国。随着历史演变, “中国”一词含义大致可分以下几个层次:①指京师,如《诗经·民劳》:“惠此中国,以绥四方。”毛传:“中国,京 师也。”②指天子直接统治的地区,如诸葛亮对孙权云:“若能以吴越之众与中国抗衡,不如早与之绝。”③指中原地区,如《史记·东越列传》:“举国徙中国。”④指内地,如《史记·孝武本纪》:“天下名山八,……,五在中国。”⑤ 指诸夏之裔居住之地,如《论语集解》:“诸夏,中国也。”⑥ 泛指历史上华夏各时期所建立的政权。自汉始,凡入主中原,建立政权者,都以“中国”自居,而被迫离开中原的,原政府仍以“中国”自称,如在宋、辽、金对峙时期,辽与北宋、金与南宋彼此皆自称“中国”。因此,在古人心中,“中国”一词有地域之定位,有文化之传承,同时有正统之含义。然而,“中国”一词出现并应用近3000年,王朝更替,却没有一个王朝或政权以“中国”作为国名,可见“中国”之称谓,作为带有文化本位的一个历史符号,根植于华夏子孙的心中。“中国”正式作为国名,始于1912年中华民国之建立。

汉代是铜镜大量出现的时代,而将铭文组织在镜背图案中,则是汉镜的一大特色。精湛的鎏金工艺也是这面“中国大宁”铜镜的珍贵之所在。

这件铜镜的三个符号“TLV” 规矩纹饰是汉代铜镜典型纹饰,引起了众多专家的关注,有的认为它是早期铜镜纹饰演变而成的;有的认为它是古代游戏博局的格局,因而也称其为博局纹;还有的认为象征着宇宙图式,镜钮代表茫茫宇宙的中心——钮座外的方格表示大地,圆形的镜子代表天,即天圆地方,方格外的乳钉表示支撑天盖的柱子,T纹象征四方之间,四隅的V象征四海,L象征防止恶魔进入大地的门。

青铜镜被使用了近4000年,它已经超越了日常生活中照面饰容用途,深深融入了我们的社会生活和文化意识,譬如人们常说的“破镜重圆”、“明镜高悬”、“以史为鉴”等,都反映出铜镜文化已经成为中国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

三、五星出东方利中国

1995年中日两国学者共同组成的考察队在新疆民丰尼雅遗址发现了一座精绝古国时期的王墓,这是一座夫妻合葬墓,考古队员在男墓主人的右手臂上发现了一件织锦护膊,考古队员清理出来的时候,发现这件织锦上绣着清晰的汉隶文字:“五星出东方利中国”。

这几个字在考古现场引发了争议与惊叹,有人认为这是造假的文物,另外一些人则认为这是中国老祖宗对两千年后的精准预言。经过现场中日专家的确认,这的确是汉代时期的文物,并无造假,同时这件文物是汉代蜀地的织锦,用白、赤、黄、绿四色织成,上有鸟兽纹、云气纹,织锦工艺十分精湛。

虽然文物确认是汉代织锦,但这件织锦护膊上“五星出东方利中国”字样究竟是古人预言还是巧合的争议仍然没有解决。

不过,当时仅凭着这一件文物许多人解读为这是千年前古人的一次伟大预言,其解读为:“五星”是指辰星、太白、荧惑、岁星、镇星,也就是古人所认知的金、木、水、火、土五颗行星,中国古代天文观测有“五星连珠”的现象,于是认为这是古人通过占星术对千年后中国国运的一次预言,正逢中国走向复兴之路,这种观点也引起了许多网民的共鸣。

后来,在出土“五星出东方”织锦的墓葬里又出土了一件织锦残片,这件织锦残片上面写有“讨南羌”字样。经考古专家解读,这件织锦残片与“五星出东方”织锦应该是同一块,只是被人为割裂了而已,这样合起来便是“五星出东方利中国,讨南羌”,其意义似乎呼之欲出。

根据《汉书·赵充国传》记载,汉宣帝时,先零等羌族部落蠢蠢欲动,联合反汉,76岁的老将赵充国毛遂自荐,出兵讨伐羌族。此时汉朝星象官观测到“五星连珠”的天象,汉宣帝认为是天降祥瑞,于是颁诏:“今五星出东方,中国大利,蛮夷大败。”可见,“五星出东方利中国”是指此时正是大好时机,有利于大汉的军事讨伐行动。

“五星出东方利中国”的意思从文献解读的层面讲,确实是汉朝某次军事行动中为鼓舞人心的产物,也就是说它的确是历史的巧合。

不过,五星织锦与我们当今的五星红旗也确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相信它的人当然可以认为是古人的神秘预言,因为我们相信,下一次五星连珠的2040年,中国一定会变得无比繁荣强大,实现百年民族复兴。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