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网络 > 舒兰疫情(舒兰疫情随记)

舒兰疫情(舒兰疫情随记)

舒兰疫情(舒兰疫情随记)

我们永远无法知晓

第二天早上醒来

世界会发生什么

就像

一朵花的突然零落

天空突然乌云遍布

就像

灾难毫无预兆的到来

曾经我总是在设想什么是灾难。然而,当灾难突然来临时,我却发现,它是我永远也不想再见的噩梦。

第一天早上醒来,习惯性的看一下新闻,却被热搜上“舒兰”的字样吓了一跳,我们的小城,居然出现了确诊病例。

第二天醒来,我们的小城,变为全国唯一的高风险地区。

第三天,我们封城了。

就像是一场梦,醒来不知所措。我从来都没有想过,灾难会发生在我的家乡——舒兰;我也从来没有想过,病魔居然缠上了我身边所熟识的人……

我多么希望这是一场梦,醒来后我还可以和同学们一起踏入舒兰一中的大门,大街上人潮涌动,爷爷奶奶们拎着菜在市场闲聊,小吃街的路边摊散发着香味……

可是这不是一场梦,这是真的。

我们的小城,一夜之间陷入了沉睡

我害怕陷入孤独


我知道,我们从不孤独。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当满载来自各地的医护人员的车辆驶入舒兰,当一批批物资送去舒兰,我知道,我们从不孤独。

我在微博上看到了一个支援舒兰的姐姐说的话,她说她妈妈听到她又来支援担心的哭了,她说,哪有什么白衣天使,只不过是一群孩子,换了一身衣服,学着前辈的样子,治病救人,和死神抢人……

是啊,哪有什么白衣天使,他们是和我们一样的平凡人,只不过舍出了自己,成全了我们。


封城的前一天,妈妈接到通知,要求去一线工作。我不知道说什么,默默的看着妈妈收拾东西,走出家门……妈妈说,这种工作人员有很多,危险的也有很多,她只是最平凡的一个。我不能阻止她,因为她在保卫我们的城市;我不能哭,因为我哭了她会担心;我只能在视频的时候看着妈妈被护目镜,口罩勒满印记的脸庞,说,妈妈,你加油,我不想你,你好好工作。

妈妈说,她在工作的时候会有老爷爷去和她们说话,非要在他们的帐篷里放下一袋瓜子花生;会有麻辣烫店的老板一遍一遍问他们有几个人,要给他们做午饭;会有好心的店家帮他们的手机充电……

我知道,所有人都在努力着,没日没夜看守小区的工作人员,医院里救死扶伤的医生,排查小区隔离人员而通宵工作的社区干部……

我知道,我们都在努力着

当我们被困在家中时,还有一群人在陪伴着我们——我们的老师。

封城之前,他们独自在空荡的教室中,为我们讲授网课;封城之后,他们在家中,克服内心的恐惧,悲伤,坚持着为我们上课。

我感谢他们每一个人,他们会在身体不适的情况下做课件做到很晚;会因为我们政治题背的不好而上火担忧;会一道一道艰难的为我们评改传到钉钉上的作业;会通宵为我们解答不会的问题。

我的一位老师,他的亲人因接触病例而被送走隔离,我知道,他一定很担心,很难过,但是,他仍挺起精神为我们上课,哑了的嗓子讲课还是那么有活力,知识讲的细心缜密……

我不知道说些什么,也无法安慰,但我知道,这条路上,我们不是一个人,他们会在我们前行的路上陪伴我们,无论是刮风还是下雨。

无论前方怎样,你们都是我最温暖的存在。


舒兰发生疫情之后,我在微博上看到了一段话,可能是大家调侃的玩笑话,却让我心里很难过。

他们把疫情比做酒,可是,舒兰真的不想干掉这杯“酒”。没人喜欢灾难与病痛。

有人在网络上抨击舒兰的工作做的不好,我看到之后心里很难过。

我们只是一个小城,是一个县级的城市,我们已经倾尽所有力量保护我们的城市了。我们接入了308名从俄罗斯返回的市民,每一个环节都尽心尽力。

我感谢每一个工作人员,每一名医生,每一个工作者,因为是你们在守护我们。不要怪罪舒兰,因为舒兰一直努力。

愿历此磨难,我们都能明白生命的可贵。

感谢那些无私付出的人

愿我记得

我们都记得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