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网络 > 蛋壳陶(大范庄蛋壳陶发掘追记)

蛋壳陶(大范庄蛋壳陶发掘追记)

蛋壳陶(大范庄蛋壳陶发掘追记)

大范庄26座古墓群发掘追记

大范庄遗址隶属鲁东南地区乃至山东省的一处重要的古文化遗址。其出土带有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岳石文化的古文物之多,精美绝伦的蛋壳陶影响之大,蜚声中外。

近期,随河东区政协文史委领导到大范庄遗址考察,与村老干部、老农民座谈,查阅当年考古有关汇报材料,对这一古遗址的发现、发掘进行了记录整理,以此作为追记。

古遗址位于临沂市河东区相公街道大范庄村西,岚兖公路之阳,与春秋祝丘古城遗址南北仅有1500米之隔。当年勘察资料显示,遗址南北长160米,东西宽140米,总面积近3万平方米,属一处高出地面两米左右的方形土丘。这块突兀出田野之上高地,被大范庄人称为西岭。谈起这个沉寂数千年的小岭,当年担任大范庄大队党支部书记的周乐东、大队长于之法和许多老年社员都记忆犹新。

古遗址最早发现于1965年春季。今年已经86岁的周乐东介绍,1965年那年,村里的四清运动刚结束不久,经过这场运动各生产队人心齐干劲高,集体生产和群众打墙盖屋的家庭建设都比较繁忙。那时,社员打墙盖屋、填汪塘和生产队里的沤制土杂肥,需要很多土,粮田里的土,一般是舍不得取的,用土时大家就都是选择在了村西不易于耕种的这个小土岭。当年春,大范庄第三生产队率先填汪塘盖屋,取土就选在了西岭上。队长诸葛云举带领全队劳力推着小车拿着锨镢来到了西岭上就挖起来了。先是不时挖出人的朽骨,陶片,大家都认为这里是老朝的乱葬岗,也没太在意。后来,许多陶盆陶罐出土,大家也没有感觉有什么价值,就随手打碎填到了大汪里。一天,在前边刨土的诸葛云举干得正起劲,不想一镢头下去刨到了一个硬东西,扒去浮土,原来是一个厚厚的长满绿锈的大铜盆。那时,铜铁是国家紧缺的物资,铜盆这种器具是不能再毁坏的了。送到村里的代销点卖废铜,代销点的人说,这是生铜(合金铜)不值钱,卖也就是值个块拉八角的。知道的社员都说,不如把铜盆交给文物部门,说不上还是文物呢。诸葛云举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借赶临沂大集之机,托熟人将铜盆交到了刚成立不久的临沂县文物组。经鉴定,铜盆属商周文物,有着较高的保存保护价值,遂登记收藏并发给诸葛云举四元钱的奖金,作为鼓励。自此之后,大家才认识到,村西的西岭上有宝。之后的不长时间,取土社员又先后在岭上发现了铜锅、铜镜等文物,也都仿效诸葛云举,纷纷上交,又得到了县文物组四元、三元不等的奖励。一年来,西岭上连续的文物出土,引起了临沂县文物组的重视,他们随着该村社员的指点,进入现场进行了初步的勘查和分析,认定大范庄西岭为一处规模宏大的古墓群,只是年久日深,只剩下了这一部分。他们立即将这一古遗址及文物出土情况向临沂地区文物组作了回报。笠年,地县有关部门经过进一步勘察和研究,形成了立即发掘这处古遗址的意见。无奈,就在即将挖掘时,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开始了,随着破四旧运动和社会上贬古、非古思潮的兴起,古遗址挖掘不得不被迫搁置。为保护好这处古遗址,临沂县及时下发通知,做出了对大范庄古遗址不准集体、个人取土、不得私自开挖,做好保护,保持原样不变的决定。那时,党和国家一个号召,一句话,干部群众都是贯彻执行不走样,按照要求停止了对西岭的所有取土。

古遗址发掘是1973年开始动工的。那年,文革已进入尾声,村庄党的组织也得到了恢复,革命生产按步就班进行,文物工作也重新得到了社会关注,大范庄古遗址发掘被摆上了议事日程。当年临沂地区文物组和临沂县文物工作人员撰写的大范庄新石器时代遗址发掘情况报告显示,大范庄古遗址发掘清理是1973年3月25日开始的,地县文物组派出以杨殿旭为组长,唐世文、张鸣雪、刘心健、赵海峰为成员的五人考古队,现场进行挖掘清理。后因工作量太大,陆续又又增加了沈毅、尹世娟、冯沂等几位同志。

对于这次古遗址发掘,临沂县高度重视,相公公社党委书记侯曰田亲自过问,以公社党委名义通知公社供销社做好后勤保障,腾出旅馆房间,让考古工作人员住宿,用集体水利粮提供伙食保障,大范庄大队做好密切配合,抽调十余名思想好觉悟高的社员辅助开挖土方,清理文物,运走余土。

有关情况报告和参加古遗址发掘的社员证实,发掘清理首先从西岭的中西部开始,由此对岭上的26处古墓葬逐一编号挖掘。通过初步清理发现,这些古墓葬密集分布,排列齐整,浅的几乎裸露地面,深的也不足两米,无叠压,墓室均为无棺椁土圹,个别墓室筑有放陪葬品的二层台阶,墓主人普遍头向东或东北方向,与南北成七十度和九十度的角,皆系单体仰卧姿势,骨骼多是腐朽不全,每个墓室的随葬品也是多寡不一,普遍置于墓主人或头部,或脚部,或身体一侧,以石器、陶器、骨器居多。受当时经济落后条件限制,当时的发掘现场条件很差,四周无围栏,顶部无帐篷遮挡,工作人员都是露天作业。发掘人员有自行车的每天骑车上班下班,需要来回奔波40多公里,出土文物更是没有机动车辆运送,靠的是一辆两轮的板车运输。当年大学刚毕业参加工作的唐世文,是考古队最年轻的一个,义不容辞地成了拉着板车,往返临沂运送文物的主要板车驾驶员。他每天早起晚睡,靠人力步行,一步一步地将出土文物送到县里,第二天再起个大早,步行将板车拉到工地上。参与这次发掘的于芝法老人介绍,当时遗址发掘时间比较长,施工条件非常简陋,发掘清理人员个个都是早出晚归,天天在太阳下,土雾热风中,不停工,不休息,连续不停的劳作着,不管男女个个手脸胳膊都晒掉了皮,大家的脸个个都是黝黑黝黑的。当时为了赶进度,午饭是送着吃的,供销社饭店上午12点送来一筐馒头和一碗老咸菜,考古队员和村里辅助发掘的男劳力,基本是不管脏不脏的,搓搓手抓起馒头就啃,只有女同志才饭前跑到很远的河沟里洗洗手。草草吃过午餐,大家都是不休息接着干。那时,城乡的交通条件还极差,考古队的考古点虽然紧靠着公路,但路上跑的客车一天见不上一辆,拉货的卡车也是一天所过寥寥无几。当时考古人员有自行车的很少,有车的每天骑车来回跑很是辛苦,多数没有自行车的考古工作人员,全部住在供销社旅店的大通铺上,一住就是20多天不能回家,特别是带孩子的女同志,一想到家庭和孩子,眼泪就直往下掉。这次发掘清理到4月15日结束,前后历时22天。发掘结束后,经过专家对出土文物的逐件鉴定和对墓葬群的综合论证分析,认定此古遗址为新石器时期所遗留,距今有着4700多年的历史。

此次古墓群遗址发掘清理,共出土新石器时代墓葬26座,出土文物768件。其中铲、镯、镞、石佩等石器20件,骨镞、獐牙、兽牙等骨器23件,背壶、细颈鬶、黑陶镂孔调配内杯、浅盘豆等陶器725件。背壶、细颈鬶、台座折腹豆、黑陶镂孔杯等为新石器时代大汶口文化典型器物,深腹平底罐、罐式鼎、浅盘豆、黑陶壶、镂孔高柄杯等,属于新石器时代龙山文化早期物件,盆形鼎镂孔粗柄豆、大平底盘等属于龙山文化晚期物品。这些珍贵的出土文物中,其中最为珍贵的是黑陶镂孔高柄杯,数量多达30件,居全国第一,其制作工艺极为精湛,通体黝黑光滑发亮,质感极为细腻,造型极为优美,且表面孔与孔之间纵横间隔井然有序,大小均匀、疏密有致,胎壁仅有0.3至0.5毫米。此件口阔、腰粗,高达20厘米,重量却仅仅50克左右,其壁体薄似蛋壳,故称为蛋壳陶,属龙山文化陶中珍品,中外陶中瑰宝。这些蛋壳陶其中两件存放于北京故宫博物院,5件被山东博物馆收藏。这一珍贵文物,曾由国家带到法国、德国等国家巡回展出,引起国内外专家学者高度关注。

目睹了或者亲自参加大范庄古遗址发掘的村民,对村西出土数量如此之多的古文物,现在都还深感自豪,为他们家乡生活生产地域文化底蕴深厚感到分外骄傲。他们说,这处古遗址,南部紧邻着春秋鲁桓公五年建成的祝丘城,北紧贴着东西连接临淄、东海口的古驿道,4000多年前这里的富庶、繁荣和文明不难想象。这些精美的古文物,不仅对临沂对河东古文化的研究提供了极为珍贵的资料,还显示了大范庄一带东夷人的聪明、勤劳和智慧,并且,远古的治陶工艺还延续到了现在。大范庄东北数里之遥的湾林村,烧制泥瓦罐盆,迄今有着千多年的历史,陶品工艺精湛,造型优美。根据蛋壳陶极为细腻的材质推断,其制作选材应该取自村南祝丘古城护城河里的黑泥,至今,古河道还存有厚达两米的黑河泥,这些深睡地下的河泥,极为粘稠和细腻,这应该是蛋壳陶制作材料的首选。至于古遗址发掘的26座墓葬陪葬品多寡不一,不难看出,早在4000多年前的部族社会,就出现了私有制,部落之间和人与人之间的贫富,有了较大的差距,人与人之间也有了等级。

大范庄古墓群的发掘清理,已经过去了四十七年,其遗址早已在乡村工业化发展和农村社区建设中荡然无存了。原址纳入了现在正在建设的临沂农业科技大学校园内,但那个消失的古遗址,那段发现、发掘清理的岁月,却深深留在大范庄几代人的记忆里。

发掘遗址

蛋壳陶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