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网络 > 柴路(一条柴路养育蔡宅人)

柴路(一条柴路养育蔡宅人)

柴路(一条柴路养育蔡宅人)

蔡伟华文/图

柴米油盐酱醋茶,柴为首,可见柴之重要。蔡宅人说自己居住的村子:山里尾巴洋里口,一条柴路养育人。

蔡宅村山多田少,从蔡宅村后蔡殿至东白山的大片山林,苍苍莽莽,都是蔡氏先人产业,无偿供蔡宅村民上山砍柴。祖山有里外之分,分别叫里山和外山。

外山,即村后附近的那些矮山坡,过去多为大小公常所有。近山和坟山为荒山牧区,可放牛羊割草,四季开放,但不许砍伐树木。近柴区为封山区,各房划分区域定人专管,巡回看山。公常制定封山公约和规章制度,一般封山禁区四周边界标记明确。

封山之日,公常会出一担酒,敲锣打鼓送到山脚,供过往行人或闻讯赶来的人们饮用,名曰“封山酒”,公告封山区域,宣布禁牧和禁割规章。如有违反规定的,被巡山人员抓住,轻者没收柴铳(两头尖、中间凹的一种木制扁担)、绳索和柴刀,重则报公常处罚酒一坛(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改为罚放公开电影一场),并敲锣打鼓请人喝“养山酒”,以儆效尤。

各封山区按约定期限,分一年或两年开割。开割前,公常要先备酒祭拜山公山婆,祭拜结束后才能上山。开山期间,明文规定:只许割柴不许砍伐松树!柴山开禁多在秋冬之交,家家户户按照人口的多寡分得相应的山地,每天来回可割两担柴。上世纪六十年代后,山林归村所有,村里专门安排人员看守。凡有村民去世,可批一株松树作“拢榫木”(以前做棺材都用湿松木来榫棺材板)。

里山,在东白山主干地域,离蔡宅村三四十里路,四季开放,村民得了空闲便可进山砍柴,但依然不许砍伐树木和毛竹。柴路主要集中在罨溪、潦口寺、婆荷岭、油麻湾、上半湾、下半湾、燥岗、响岩、鸡心岗、陈地、孔雀坞、东白山等地,村民们称其为“十里柴路”(其实远远不止)。里山树木高耸入云,柴丛茂盛,如运气好碰上个野猪窝子,还可捡拾一大担燥柴。

农闲的时候,村民便会相约到里山去砍柴。男人们会提前一天找出柴刀,磨得锋利无比。次日,听到头鸡啼起床,吃罢早餐,换上草鞋,带上柴刀、柴铳、搭柱以及一天的干粮,摸黑出发。据说多的时候,一天就有一百多村民同时进山,砍柴的队伍男女老少成群结队,浩浩荡荡。以前,从东方红(现虎鹿镇溪口村)到白溪村还没通公路时,蔡宅人都是翻越村后的峋岭(地图上为深岭)过白溪到潦口寺到大殿湾到东白山,越往深处,木柴越好。

在峋岭古道上,早些年有三个凉亭,依山而建,分别叫外心亭、里心亭、歇气场,村里还专门划出一块“茶山”,同时安排专人负责砍柴烧水挑到凉亭里,供赶路和砍柴的人们歇气时饮用,故凉亭里一年四季人流不断。从村中出发,经外心亭、里心亭、歇气场到达峋岭头,全程约十里山路,在峋岭头可遥遥望见东白山的太白峰。沿峋岭坑,建有三座石拱桥,从上到下依次是万世桥、永安桥、太平桥,寓意蔡宅人生生不息,永享太平。

男人们一担青柴有一百七八十斤重,也有大力挑过三百多斤的,女人们一担青柴也有一百二十来斤重,全凭体力和毅力,深一脚浅一脚挑到十多里外的周公岭(由于周公岭比峋岭平缓,砍柴人回程都过周公岭)山脚,然后一步一挪挑着柴担翻越周公岭,挑一程憩一程,等望见家门,已是掌灯时分。东方红到白溪公路开通后,村民们就改用手推车进山砍柴。虽路途远了些,但道路平坦,也不全靠肩膀挑了,能省下不少力气。

到里山砍柴虽然辛苦,但村民们一个月进山十来趟也是寻常,砍来的柴自家烧不完,就垒成垛,俗称“柴蓬”,等自然风干后挑到镇上去卖,一担燥柴能卖个好价钱,可抵一家人好几天的口粮。村民们把卖柴所得的钱供子女上学读书,子女们也深知父母来钱不易,所以学习特别刻苦用功。有的村民还用卖柴的钱盖起了新屋。

现在很少有人再上山砍柴了,峋岭古道柴木丛生,荆棘挡道,外心亭还在,里心亭却只剩下一堵墙面了,而歇气场则早已坍塌淹没于荒草之中。

如今,蔡宅村民靠着活络的头脑和吃苦耐劳的精神,办企业、包工程,走南闯北,创出了一片新天地;村中新屋别墅林立,与古祠堂、古民居交相辉映。

村子里还可以看到成捆的柴。

现在仍有勤劳的村民上山砍柴。

里心亭只剩下一堵墙面了。

作者在峋岭采访时留影。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