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网络 > 大伾山(王阳明与浚县大伾山)

大伾山(王阳明与浚县大伾山)

大伾山(王阳明与浚县大伾山)

作者:常文良

手机:13849227679

王阳明先生画像

近几年来,王阳明先生的“心学”很火,在中国乃至世界哲学界,都占有重要的地位。“心学”又称“王学”,它的精髓可以简单地概括为:“心即理”、“知行合一”和“致良知”。


习近平总书记对王阳明先生和他的心学理论给予了很高的评价:“王阳明一生真正做到了知行合一,他既是一个伟大的哲学家、思想家,又是一个伟大的政治家、军事家。”习近平总书记还指出:“王阳明的心学正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也是增强中国人文化自信的切入点之一。”习近平总书记的这些重要讲话,必将对我国的文化自信与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产生极其深远的历史影响!


说起王阳明,他与浚县大伾山还有一段不浅的缘分呢!


河南省鹤壁市浚县,古称黎阳(西汉高祖时置黎阳县),1994年被国务院命名为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是河南省七座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中唯一一家县级历史文化名城,2003年成为4A级旅游景区。


浚县县城东有大伾山、西有浮丘山,两山闻名遐迩,故浚县有“两山夹一城”之说。浚县大伾山是一座儒、佛、道三教合一的历史名山,明代王阳明便是大伾山儒家文化的代表人物之一。在历史上,王阳明是孔子以外的六个大儒之一(孟子、荀子、董子、文中子、朱子、王阳明),他和孔子、孟子、朱子并称为“孔孟朱王。”


王阳明,字伯安,名守仁,封新建伯,卒谥文成,汉族,明朝人,1472年10月31日出生于浙江绍兴府余姚县(今余姚市),逝世于1529年1月9日,享年58岁。他所生活的那个时代,正是明朝强化君主独裁,在文化上提倡程朱理学,实行八股取士制度的时代,直到弘治、正德年间,王阳明提出的“心学”,才打破了程朱理学的僵化统治,他后来成为我国明代著名的哲学家、思想家、政治家、军事家,是二程(程颢、程颐)、朱(朱熹)、陆(陆九渊)之后的另一位大儒。


王阳明心学的兴起,成为明代中后期思想文化活跃的重要契机,几乎引领了这之后整个思想文化界的发展方向,对当时的文学创作也是一个很大的推动。他把外在权威的“天理”拉到了人的内心,变为人内在的“良知”,从而摆脱了程朱理学的僵化统治,冲击了圣经贤传的神圣地位,在客观上突出了人在道德实践中的主观能动性。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有利于人的自我意识的觉醒。自此后,“心学”亦称“王学”,流布天下。


王阳明和浚县人王越很有缘分,王越是当时文武双全的兵部尚书(相当于现在的国防部部长)。明弘治十一年(1498),王越死在任上,王阳明奉旨护送王越的灵柩来到浚县。那时27岁的王阳明刚刚中了进士,其心学的思想还未成熟。但他11岁就随新科状元父亲王华住在京城,受到京城浓烈文化的熏陶。他才华卓著,有时他父亲作不出来的诗,他竟能随口应出;他结缘龙泉诗社,与文友对弈联诗;他苦学诸家兵法,立下了建功立业的远大抱负。明弘治十二(1499)年,他登临大伾山,挥笔而就的《大伾山诗》、《大伾山赋》,成为现代人研究王阳明早期思想的宝贵史料。后来,他在大伾山上东山书院(东山书院为阳明书院的前身)赋诗讲学,想必不是缘于浚县灵山秀水的召唤,便是这里深厚悠久的文化积淀对他的开悟吧!


书院,兴起于唐代,兴盛于宋代,延续至明清,是我国一种古老的教育形式,有着上千年的历史。“中国的书院是中国文化的守护者。”一位海外教育学家在走访了中国现存的各大书院后感慨地说。而作为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的浚县,仅明清两代,有史料可查的书院就有9处,如浮丘书院、黎公书院、文昌书院、黎阳书院、希贤书院、阳明书院等。如今再觅这些书院大都已成奢望,它们安静地躺在历史文化长卷中的身影,在人们的心里依旧淡雅清淑。文人们偶尔在心底回忆起这方精神家园时,书院便如从寂静的山林间苏醒了一般,成为文人心底最为遥远的呼唤。


据《浚县志》记载,阳明书院原名东山书院,在大伾山绝顶,今禹王庙处。因王阳明曾在此赋诗讲学,后人称其阳明书院。直到康熙十八年(1679),县令刘德新将其改为禹王庙。据《大伾山志》载,1935年,河南保安团在大伾、浮丘山上修工事时将禹王庙和玉皇庙古柏大部分砍掉。曾经的古柏参天,曾经的浓郁香味,如今都一去不复返。但禹王庙旁两通刻有《大伾山诗》、《大伾山赋》的巨大石碑,正如历经沧桑的老者,在讲述着这里曾经发生的故事。尽管一通石碑已有断裂的痕迹,另一通石碑已模糊不清。

注:以上两幅照片就是阳明书院的遗址。


据说,阳明书院后来又迁至吕祖祠南边,即后来的瀛洲别墅处,民国时称霞隐山庄。院内林木葱茏,曲径通幽,啾啾鸟鸣响彻于残垣断壁间,给人以空灵之感,仿佛那一草一木一虫一鸟都是从古老时光的记忆里飞出来的!


“晓波烟霞入青峦,山寺疏钟万木寒。千古河流成沃野,几年沙势自风湍。水穿石甲龙鳞动,日绕峰头佛顶宽。宫阙五云天北极,高秋更上九霄看。”石碑上这首作于明弘治十二年(1499)的《大伾山诗》,不仅有极高的文学价值,还有着极高的书法价值。其诗笔力雄健,气势豪迈,描写了诗人登上大伾山,拜谒大石佛,观龙洞神韵,油然而生的豪情壮志,表达出作者渴望建功立业的远大抱负!


有人说王阳明最初反对佛学,但在拜完大伾山大石佛之后,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撼,从此改变了对佛法的看法,这为他后来“心学”的形成奠定了基础。或许如此,我们从“日绕峰头佛顶宽”一句不难看出。作者的哲学沉思,作者的人生顿悟,作者豁然开朗的畅然心境,无不蕴涵于一个“宽”字里。


“秋雨雯野,寒声在松。经龙居之窈窕,升佛岭之穹窿。天高而景下,木落而山空。感鲁卫之故迹,吊长河之遗踪。依清秋之远望,寄遐想于飞鸿。于是开觞云石,洒酒临峰;高歌振于岩壑,余响递于悲风。”禹王庙前,这篇同样作于明弘治十二年(1499)的《大伾山赋》,开篇便以气势恢宏的语句,引人入胜。描写了作者登临大伾山,拜石佛、游龙洞,在畅游高歌中,高谈阔论里,感受沧桑巨变;在永恒与须臾间,在繁华与没落中,体悟人生真谛!

注:上图为大伾山大石佛,又名镇河将军,全国最早,北方最大,有“八丈佛爷七丈楼”之说。

注:上面图片为大伾山龙洞,栩栩如生,富有灵性。


《大伾山诗》与《大伾山赋》一是大楷行书,一是中楷行书,虽同出一人之手,但二者风格有异。前者苍劲奔放,后者隽永清新。浚县旅游局副局长张富民先生说:“《大伾山赋》,墨迹苍劲有力,气韵甚高。”浚县作家协会副主席程彦强先生说:“《大伾山诗》书法劲拔,神采苍秀,字里行间,犹如黄河之水浪涛汹涌,有一种大气蓬勃之感。”明代书画家徐谓赞誉王阳明的书法时说:“古人论右军(王羲之)以书掩人,新建先生(守仁)乃不然,以人掩书。”意思是说,由于他其他方面的名气太大了,把他善书法的名气给掩盖掉了。


有专家说,石刻《大伾山诗》和《大伾山赋》对研究王阳明思想体系的形成和发展,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2001年6月25日,王阳明的《大伾山诗》摩崖石刻,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民国时,有人在大伾山禹王庙前缅怀王阳明,特刻遗像碑记。如今这通纪念王阳明的碑刻就在禹王庙内。碑刻上有王阳明手执笏板的画像,上有楷书:“公讳守仁,字伯安,浙江余姚人,弘治己未进士。游九华归,筑室阳明洞,学者称阳明先生。其揭示学者有四语: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累官兵部尚书,封建安伯,卒谥文成,从祀孔子庙庭。”


民间流传着诸多有关王阳明在浚县的传说,其中一则说的是王阳明“梦中得剑”的故事。


明朝弘治十一年(1498),浚县有位在朝做兵部尚书的王越,死在任上。第二年,要回家乡安葬。这一年,王阳明考中了进士,奉旨为王越营葬。从京城到浚县的途中,一天半夜,听到有人叫他:“王先生,王先生。”他起身寻找,不见人影。当他再要入睡时,听到那人在他床前说:“我送你一把宝剑,保你一生平安无虞。”他伸手去接,原来是一场梦,醒来看看什么也没有。


到浚县后,王阳明先把王越的丧事安顿好,只等吉日下葬。闲来无事,他登上大伾山,观龙洞,拜大佛,赞高山永固,叹人生苦短。正在这时,他听到山下传来歌声:“伾山高黄河长,时光如流莫彷徨,建功立业好儿郎。”王阳明一听,正道出了他的心思,说:“夫歌为吾也。”这歌者是何人?等他起身去寻找,那人已随歌声消逝在林壑松风中了。


王越顺利安葬了,祭吊礼结束后,王越的儿子王春双手托出一把宝剑走到王阳明面前说:“家父当年在甘州大营时,做了个梦,梦中有位神仙引导他,到玉沙山寒石洞得了这把宝剑。家父病重时,曾嘱咐:等我死后,余姚有位姓王的先生必来谒墓,到时就把宝剑赠给他,此人日后必有大用。如今,家父不在了,承蒙您费心劳神,把家父后事料理得非常好,按家父的遗愿,这宝剑就送给您吧!”


王阳明一听,忽然想起他来浚县途中做的那个梦,莫非那是威宁伯(王越的封号)在梦中赠我宝剑?他越想越觉得王越太神了,更加崇敬王越。


王阳明自从得了王越的宝剑,如虎添翼。后来在南方平乱时,多亏了王越的那把宝剑,使他化险为夷,立了大功。最后他也和王越一样,官至兵部尚书(相当于现在的国防部部长)。


巧的是,王阳明梦中得剑的故事,恰与正史中记载的大致相符。《传习录》是一部由王阳明亲自审阅,由他的学生记录下来的有关他的语录和书信的书。据《传习录》载:“先生未第时,尝梦威宁伯遗以弓箭。是秋钦差督造威宁伯王越坟,驭役夫以什伍法,休食以时,暇即驱演八阵图。事竣,威宁家以金帛谢,不受;乃出威宁伯所佩宝剑为赠,适与梦符,遂受之。”


王阳明在浚县赋诗讲学的时日,是给人们留下丰厚精神食粮的时日,他的思想与品学无不为人崇敬!要不他的故事与趣闻,怎会流传于民间,并且成为美谈?


浚县第一高级中学就座落在大伾山的山脚下,这所学校也为国家培育出了许多优秀人才。但时至今日,还没有一个能赶上王阳明这么优秀的,还都是王阳明先生的徒弟。不过,有幸的是,我于1978年以一个农家孩子的身份考入了浚县第一高级中学。在浚县教育史上,这是第一年面向全县招收重点班,河南省教育专家张芝英老师任我们的数学课兼班主任老师。说到这里,还真得感谢邓小平总设计师,如果不是1977年恢复高考制度,我这一辈子恐怕连做梦都难以踏进高中的大门!


那个时候的高中时代,虽然生活艰苦些,但远没有现在高中生的学业负担重。下午一放学或者星期天,我们一班子同学就会跑到大伾山上去,吕祖洞、张公卧屐、龙洞、八卦楼、大石佛、天宁寺、天齐庙、玉皇顶、阳明书院等景点,都留下了我们的身影。我们有时跑步锻炼,有时游玩嬉耍,有时也留下了朗朗的读书声。那个时候,我们就知道大伾山上有个阳明书院,明朝大儒王阳明曾在大伾山上吟诗作赋讲学,现在才明白王阳明是一位这么厉害的大人物!哲学家、思想家、政治家、军事家集于一身,这是多少有雄心壮志的人想达到的人生理想!


500多年前,王阳明曾登临大伾山吟诗作赋讲学,抒发为国家建功立业的远大理想。500多年后,王阳明先生的心学再度流行天下,“致良知”、“去人欲,存天理”、“知行合一”,作为生活在现代化社会的我们,该如何去面对我们的国学大师!


大伾山已经闻名遐迩:明朝的张三丰来此山修炼过,有中国最早北方最大的石佛,有香火很旺的吕祖祠、天齐庙、天宁寺、东岳大帝,儒道佛三教文化集于一山……现在,心学又流布天下,王阳明先生曾登临大伾山赋诗讲学,明天的大伾山会因为王阳明的大名而更加秀丽!


山不在高,

有仙则名;

水不在深,

有龙则灵;

人不在貌,

有德则行!


2019年1月21日于浚县豫港小区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