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明星 > 刘家大院(记忆中的(刘家大院))

刘家大院(记忆中的(刘家大院))

刘家大院(记忆中的(刘家大院))

 编辑:刘家本

 问我祖先在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 ,问我祖地在何方?山西洪洞有家乡。 刘氏家族和其他(大槐树)人一样。从明永乐年间,跟随移民浪潮就一路迁移,而白杨坪刘姓一脉的先祖们先后移居陕西大荔,旬邑,湖北郧西,洵河等地,到清(乾隆时期)由于氏族繁衍子孙众多,当地资源无法满足生存需要,我们的祖先为了寻求更好的生存条件,各房头都开始再次迁移。其中一支迁移在山阳境内。有诗为证(公之为人兮正直端方,离开郧西兮迁居山阳,子孙繁衍兮白杨坪乡,后序宗谱兮固以表扬。)

 刘氏祖先们经过了辉煌尊贵和艰难转折之后,刘姓的历史长河流淌在中国的文明史上,完成了一个从汉室皇族到中华大姓的转变。他们辛勤劳作,用他们的崇高的智慧,人类的本能在兵荒马乱和天灾人祸历史转折的夹缝中谋求生存之道。

  清(嘉庆)年间,由于旱灾严重,百姓四处逃荒,为了维系整个家族的延续,我们的祖先当时辈分较高的兄弟四人苦苦转展来到山阳,奠定了刘氏宗族开枝散叶的宗基。

白杨坪刘姓一脉之先祖在白马塘山脚下寻得一处,此地视野开阔,土地肥沃,于是我们的祖先就决定在此开山劈石,伐木修造,驯养耕种。开始了祖祖辈辈的农耕文明。

先贤们充分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为了生存需要,他们大力发展农业生产,从晚清至民国初期,也是家族发展最鼎盛的黄金时期,他们买田置地,兴办家业,区域扩展相当之大,以东起和尚洞,南起漆扒梁,西到李家亚,北至南北冲为界。他们开垦土地,驯养放牧。真可谓庄稼遍地,牛羊成群。粮食为立命之本,他们按时种植适合当地生长的包谷,大豆,洋芋,荞麦等农作物,一连好几年喜获丰收。(据说:有一年,荞麦大收,有一客人起五更回合河,在路上折了一根拄手棍,走到水窑子“合河交界”时天才明,一看,手中的拐棍原来是根荞麦杆),这故事听起来似乎玄乎,但老人们说这是真人真事。

在发展农业生产的同时,手工作坊也蓬勃发展他们重视教育,兴办学堂,纺花织布,自设铁匠炉,开烧锅,建鱼塘,办药铺等。基本生活都能自供自给。

为了运输方便,从山外买回骡马喂养。马鞍,马槽,拴马桩遗留至今。在族长的带领下,白杨坪刘氏家族得到空前的辉煌发展。

  安定之后,首先要解决的是居住环境,刘家子孙众多,掌门人经过商议,决定在山脚下修建大院。

刘家大院选址讲求风水,讲究负阴抱阳,依山就势。大院以沙沟漆扒大山为前景,视野开阔,河水从东向西缓缓流去,左有南亚大梁与大石头交界,右有花椒沟与峡口为邻。左高右低,后背山高而缓,来势绵延不断,标准的一座: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的兴隆大院。


  大院的设计仿照四合院的格局,土木结构,房皮青一色石板盖顶,四处房皮雨水流进天井院子,寓意“四水归堂”大有(财不外流)之意,门窗牌匾雕梁画栋,大门窗扇雕刻着各种图案,也许是先贤们把迁移的经历和对子孙们的哲言镶嵌在上。坚定后世定居的信心。

刘家大院平地而建,风水极佳,大院的风水也滋润着一方水土,大院四周树木繁茂,据老人们讲,其中两颗白杨树与大院同龄,有几百年的树龄,几个人合抱粗,白杨坪由此而得名,(据说,这对白杨树年长月久,吸收天地灵气,每到傍晚便幻化一对白羊,去后山坡水潭喝水,羊水井由此得名),七十年代公社为了修建时白杨树遭到砍伐。据说砍伐时族人们坚决反对,但最终还是没有逃脱被砍伐的厄运。

  从亭前进到大院有九步青石台阶,两扇大门早已没有当年的(朱红)色彩,两边耳房一排三间,全部格子门窗,天井院里整个用一米青石板铺面,两边各留一处圆形排水孔。

第二个天井院子略高一点,廊檐下铺有三步青石台阶,旁边有一小门进到后院,后院子侧边摆着残缺不全的马槽,疙唠里放着马鞍,拴马桩上布满青苔,看得出拴马已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上房一排五间,造型更为精致,正中是祠堂,所有大院只有祠堂用青瓦盖顶,这说明族人对祖先的敬畏。俗话说:鸟有巢,人有屋,祖有祠。如果祖无祠,先祖们的阴德就会被后人遗忘。

刘氏家法森严,对后世子孙的教育十分严厉。族长拟订的(刘氏家规)悬挂中堂。凡刘氏族人不得违犯。

  刘家大院坐北朝南,依山傍水,曾经为刘氏家族的挡风避雨,也是刘氏文化的缩影,更像一个巨人,保护着刘氏子孙,见证着家族的历史变迁。

刘家大院在朝代更替,狼烟四起之时,总能偏安一隅,逃过一劫。刘姓男儿为了保卫家园,总能以锄代戈,不怕流血流汗。致使大院每每逢凶化吉,避免战火蹂躏。那些(拴马桩,马鞍子,马槽,织布机,纺线车等),这些遗留下来的生产工具说明了当时的繁荣景象。

农业的发展也给人口增长创造了条件。有趣的是由于人口增多,矛盾在所难免,有一天族里有个老人用葛藤从大沟拉了一条分界线,东,西两头各建其所,从此就有东,西头的说法。

刘家大院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担当着不同的历史使命,解放初期,为了革命需要,族长决定把大院腾出支援公家,人民公社在大院临时办公,后来药铺,学校也在此成立,那时候大院成了白马塘的行政中心,为稳定白马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随着时代发展,刘家大院慢慢的满足不了后人们的居住条件,继而代替的是土木结构的大瓦房和红砖上顶的小洋楼。刘家大院成了一代人的回忆,大院曾经的辉煌慢慢的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