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明星 > 总裁他是偏执狂(总裁他是偏执狂)

总裁他是偏执狂(总裁他是偏执狂)

总裁他是偏执狂(总裁他是偏执狂)琪琪,我这辈子只有你一个,所以你这辈子也只可以有我一个。”  少年对着少女轻喃着道。  “放开我。”少女的声音带着一抹狼狈。  “不喜欢我吗?”少年那双漂亮的眸子紧紧地盯着眼前的少女。  那是一种很专注的眼神,瞳孔中,眸色中,全都印着她的容颜,就好像——他的眼中只有她的存在。  “那你喜欢谁?”他的眉微微扬起,秀气却也阴霾。  少女的心倏然一颤,没有吭声。  下一刻,他抓起了她的右手,张嘴含住着她的手指,吸吮着,舔弄着,吐出又含进,不断地反复着重复的动作,就好像她的手指,是他此刻最珍爱的玩具一般。  叹了一口气,她道,“没有,我没有喜欢上谁。”说着,她扭动着手腕,想要把自己的手指从他的钳制中挣脱。  可是他的力道太大,让她的挣扎根本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  薄唇轻轻掀起,那近乎完美的唇角勾起了一丝浅浅的笑意,“幸好你没有说出其他男人的名字,否则,我会弄死他。”  她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君谨言,你就是个疯子!”  “嗯,我是疯子。”他把她双手的手背移至自己的唇边,轻柔地吻着她的手背,“琪琪,我只为你一个人疯。”  他说得这么得淡然,这么的漫不经心,却让她涌起阵阵的寒意。  仿佛这是一个再明显不过的事实,从那一年,他紧紧地抓住她的裙摆时,他的世界中,就开始只对她疯狂了。  “喜欢我,琪琪,我要你喜欢我!”  她瞪着他,他的唇还贴着她的手背。他的偏执,那是她所不能理解的,像是在对待一件玩具,又像是非要得到一个答案。  深呼吸了一下,她道,“你先放开我,我手疼。”  “疼了?”他微微蹙了下眉,却并没有放开手,而是轻轻地舔舐着她手腕处被他捏红的地方,“喜欢我,就不会疼了。”  “你喜欢我吗?”她反问道。  “喜欢。”他的回答没有丝毫犹豫,  “那你知道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吗?”她继续问道。  他定定地直视着她,然后垂下眼睑,低着头,隔着她的温暖的肌肤,感受着血液的流动,“嗯?你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放了我。”她如是回答着,骤然间,感觉到了脖子上传来一阵疼痛。  他的牙齿在咬她的脖子,就像是要穿透着她的皮肉,咬断她的动脉似的。  很疼……可是她却没有吭声,直到他的唇离开了她的脖颈,他的手抚上了她的双颊。  妖艳的唇,带着无比的殷红,那双漂亮宛若白莲般的眸子中,沉沉地印着她的脸庞。  “好,琪琪,只要是你要的东西,我都会给你的。你想要我放了你,那么我就放你。”他淡淡说着。  她一惊,有些难以置信自己所听到的。他会放了她,那么地轻易?  可是紧接着,他的声音又继续道,“可是我只放十年,十年之后,你要喜欢我,然后只属于我一个人。”【003】他的美丽少年的唇角,轻轻的泛起着妖艳无比的笑意,可是他看着她的目光,却是死沉死沉的,如同一片死海。  慢慢地,他抬起右手,勾住了她左手的小拇指,“拉钩上吊,一百年不变。琪琪,这是你教我的。”  她愣愣地看着彼此纠缠在一起的手指,看着他近在咫尺的容颜。  是啊……那是她教给他的,约定的手势。  而现在,他在对她承诺一个彼此不能反悔的约定!  ——————  夏琪晚上上班的时候,听着同是侍应生的刘梅梅说着会所晚上似乎是来了有名头的人物,王经理亲自迎着进了包厢。  在这家会所中,王经理极少会主动迎客,换言之,能让这位经理迎接的客人,通常都是背景极硬的。  “那拨人中,都对一个看着挺年轻的男人毕恭毕敬的。那男的长得还挺漂亮的,可是那双眼……”刘梅梅话说到一般,突然顿住了。  “那双眼怎么了?”夏琪问道。  “很难形容,就好像被他看着的时候,自己就像是一件死物。那双眼,完全没有任何起伏,简直就是……对了,空洞!”刘梅梅总算勉强找出了一个形容词。  空洞……  夏琪的脑海中,倏然地闪过一双如星辰般璀璨漂亮,却空空洞洞的眸子,那是一双几乎被她埋在记忆深处的眸子。  “琪琪,我放你,只放十年,十年之后,你就该完完全全地属于我了。”  记忆中,那人的声音清清冷冷,却如同魔咒一样,让她每每在深夜的时候从梦中惊醒过来。  那句话,是约定呢?还是一个玩笑?  把外面大堂处的一张桌子收拾干净,夏琪端着盘子进了厨房,就听到几个侍应生在厨房里议论着某间包厢似乎出了一些状况,有个侍应生,为了引起客人的注意,而“不小心”把酒洒在了客人的衣服上。  夏琪把盘子搁下,走出了厨房,就看到王经理铁青着一张脸,在看到夏琪后,冷声道,“去酒窖那边,取三瓶73年的拉菲来竹眠阁包厢。”  73年的红酒,并不多见,即使在会所里,也存量不多。  夏琪取了三瓶红酒,端着托盘,才走到包厢门口,便已经听到了女人的啜泣声,以及男人的哼笑嘲讽声,“王经理,你说这事儿怎么了结?你这儿的侍应生什么人不好招惹,偏偏要去招惹她不该惹的人啧啧……”  夏琪进去的时候,王经理正低声下气地讨着好,而刘梅梅缩在一旁,浑身战栗不已,哭花了一脸的妆容,脸上明显有着红红的巴掌印。  那些客人,或站或坐,神情有不屑的,有玩味的,也有纯粹看热闹的。  只有一个人,低着头,正慢条斯理地把玩着手机,像是眼前的这一幕,和他完全没有任何的关系。  从夏琪的角度,可以看到对方近乎完美无瑕的侧面,挺直的鼻梁,漆黑的发丝,因为低头的关系,而垂落在光洁饱满的额前,也遮挡住了男人的眼睛。可是即使这样,也能感觉出,这该是一个极漂亮的男人。【004】好久不见眼熟的侧面轮廓,令得夏琪的身子猛然一僵。  一旁的王经理道,“小琪,快给客人上酒。”  夏琪还没应声,可是原本漫不经心玩着手机的男人却突然抬起了头,朝着她的方向望了过来。  清隽的脸庞,干净的下巴线条,刘海的下眸子,漂亮如同绽开的白莲,在灯光的晕染下,透着一种恍惚,随即,又转变成了一种专注,就像是网一样,笼罩着她的全身。  夏琪只觉得这一刻,手脚在透着一种冰凉感。  王经理在低声地催促着,“别愣着不动啊!”  “怎么,三瓶红酒就想当赔罪了吗?”一个长得颇为壮实的男人拦在了夏琪的面前,拿起了其中的一瓶红酒,慢条斯理地拔出了塞子,走到了刘梅梅的跟前,把红酒当着刘梅梅的头顶浇了下去。  哗!哗!  包厢中顿时弥漫着红酒香醇的气息,刘梅梅的头上、脸上、身上满是猩红的酒液。而刘梅梅却吓得连哭都忘了。  在对方拿起第二瓶红酒准备往刘梅梅身上倾倒的时候,夏琪出声道,“够了吧,就算她之前有得罪你们的地方,她应该也已经得到了教训了。”  “怎么,想打抱不平吗?”拿着酒瓶的男人嗤笑着,手中的红酒转了个方向,眼看着就要朝着夏琪泼了过来。  下一刻,一道身影已经奔到了夏琪的跟前。  哗!  红色的酒液,宛如鲜血一般,泼洒在了纯白色的西装上和那张精致的面容上。顺着那乌黑的发丝,酒液淌满着整张脸庞,衬着本已白皙的肤色更加得透白。  妖冶而绝艳,寂静却惑人心神!  包厢里,顿时陷入了一片死寂。  “琪琪,好久不见。”薄唇轻轻扬起一抹浅笑,淡漠高傲的男人打着招呼,像是浑然未决自己此刻的狼狈。  四周,是抽气的声音。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