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明星 > 陈潇雨(秋娘(陈潇雨))

陈潇雨(秋娘(陈潇雨))

陈潇雨(秋娘(陈潇雨))秋娘——焦山游记秋娘漫步而来,穿着薄青的衫。仰观山上,一派葱茏。玲珑宝塔被这翠浪冲上山顶,直戳天际。山脚朱门灰瓦,小窗静映晴空。湖边一棵繁茂的树挂满祈福红带,远瞧如大唐女子的嫣红襦裙,张扬着炽热的欢喜。秋娘漫步而来,头簪一支金步摇。没入那一片翠浪,向山上行进。细的阳光在叶幕间绣下亮色的线,金碧参差。恍惚间竟看见一只携针的素手,如江南绣娘一般地,为谁缝制秋衣。踏上青灰色的石阶,枯叶静默地伏在青灰之上,如褪色的蝶,诉说着不为人知的绚丽。每踏一步,整座山深处仿佛都发出一阵沉吟,那是某种无形的声,好比秋娘发上步摇的轻响,是焦山独特的语。秋娘漫步而来,手敲一只木鱼。金山山裹寺,寺裹山,焦山的寺庙则隐没于山中,如寡言的老僧,一袭旧衣,柳暗花明。山间常藏小亭,灰瓦白墙,石凳落灰。忽然觉得自己也许像云游的行者,每歇于一寺、一亭,都仰首望一眼山尖的塔,心里便响起沉沉而纯白的声响,如一阵风,惊扰了锈迹斑斑的佛钟。那大概是一种模糊的信仰,秋娘唤起了我原始的心。无意间闯入一块方正的土地,立着数尊罗汉雕像。个个神色肃然,栩栩如生。是谁将他们刻下,又置于此地?四下寂然,心神被什么撼动着。远处石栏旁堆着数座灰白石碑,依稀可见裂痕。它们如同封锁了一个时代的繁华,而今,秋的萧索又封锁了它们。一紫衣白发的老者对着雕像合手拜了一拜,我也不禁合手参拜。她瞥见了,付之一笑,盛了满眼的清澄秋水。 原来秋赋予我们静与深,不仅埋葬了繁华,而且同时准备着开始繁华。开启它们不需要一整个时代,而是心下悸动的情思。 我走到石栏边,向山下望去。寺庙层层叠叠,星罗棋布,再远一些,是一派苍茫混浊的江水。原来,秋娘的眼里同样有壮阔的东西,如秋阳秋水秋风,浑然聚集,苍斓不可方物。霎时,焦山深处的撼动之声、耳畔幻觉般的钟响还有许多无声无形之物涌上了心头,又涌向远方,像是来到了很远的地方,聆了无尽清响。

秋娘来了。薄衫青青,步摇叮当。还有一只木鱼,和回响于天际的声......
2017级八(7)班陈潇雨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