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明星 > 三泉湖(三泉湖冬景)

三泉湖(三泉湖冬景)

三泉湖(三泉湖冬景)  在北方人的眼中,冬天是萧杀的、毫无生机的、且容易让人产生颓废心绪的,其实不是!

2021年十二月的某一天,我和爱人还有婆家的姐姐、以及她的一众朋友共七人随团往新密的三泉湖而去。因为新密与郑州交界,所耗时间不多,一小时而已。

门票不需要买,只扫健康码就行。因为夏天曾经同爱人驾车来过(那时候门票是不免的。)领略了谷底的溪流与潭瀑,这次选择往相反的地方——一处高原而去。后来想想真是亏得一时的心血来潮,才让我有机会领略了以下的风景,同时也颠覆了我以往的认知;原来冬天也可以这样美丽!

  我们站的地方,是一处高山草甸。在无遮无挡的旷野中,一目千里,远山似线,烟岚如练,层次分明又极尽飘渺——所谓仙境,也不过如此吧!

脚下,夏季茂盛的绿芜先是被深秋的风点缀成斑斓,继而又被凛冽的冬风一扫而空,只剩下短而密集的草茬、像金色的地毯一样往四周蔓延,至悬崖而尽。悬崖处,一棵针叶松傲然挺立,在金黄的草甸上,一身浓绿的它是如此醒目、如此卓尔不群!

因为一百多名游客被分流,大部分往谷底的三泉湖而去,少量的选择高山草甸,这使我们几人有更多的闲情逸致边玩儿边逛,心情也因此极为舒爽!

  草甸三面临崖,站在悬崖边,深谷中的景色一览无余,银色的小路如长蛇般在崇山峻岭间缠绕不断。零落的村舍,绿色的菜畦,镜子般明亮的湖泊……许多美好景致向远处无限延伸,并渐渐被烟岚吞没。它们与若隐若现的远山巧妙的融合在一起,飘飘渺渺,似真如幻,站在悬崖边的我,一度有灵魂出窍的感觉!

  另一侧的悬崖之上,碧空如洗。蓝天下的梯田被一排排的树木分割成大小不一的块状物,褪尽绿叶的乔木此刻成烟灰色,与田间浅绿色的麦苗组合成为另一种风景,那是孕合着勃勃生机的春之图画!

被田地包围的村落因为距离较远,只隐隐约约看个大概,其规模应该可观,其中犹以一幢白色建筑最为高大,猜测应该是学校吧,教育为上的思维模式已经普及全中国。喜欢采风的我和老公曾自驾去过很多村落,大山腹地的也不少,农人住的房舍可以低矮简陋,而学校无一例外的都是全村最瞩目的建筑。离郑州只几十公里的新密,大概也不会差到那里去吧!

  眼光又转向身后,金黄草甸延伸的地方,是一处庄园似的屋舍。屋檐鳞次栉比,树木舒朗静寂。在这荒僻的旷野中,居然有一种无法言喻的美感。它使我突然想起一部老电影【呼啸山庄。】 虽然建筑风格不同,地理位置迥异,然而所表现出来的氛围却有异工同曲之妙。只是这里不会发生一段生死爱情,自然也不会有几代人的恩怨纠缠,因为它至今未有人居住,没有烟火气,只是一处仿古建筑而已,这一切,也许源于景区某位领导的奇思妙想吧!

曾走近看过,大门被木板封死,里面情况自然无法知晓,不得不说,这是此次观景的唯一遗憾!

  爱人和姐姐以及那一众朋友大概逛得累了,决定回归车内等待,而迷蒙的远山却再次吸引了我的目光,与她们告别后,随便在崖边找了块石头坐下,静静的望过去,内心刹那沉淀,那是一种超然物外的感受!


  足足坐了一个小时后,自觉再无留恋,才站起身往一侧小门走去,这是一条小路,不知会通往何处。因为未知,所以好奇,信步而往,说不定会有惊喜出现,那就走吧!

  没走多久,就看到一侧大片的梯田,田地有一簇簇形似灌木的植物排列,叶子落尽,无法确定是哪种类型,一旁几个铁铸的红字给了我们答案;“玫瑰园。”原来这一丛丛的“灌木”就是玫瑰啊,到了夏季,这里该是多么迷人的一幅画卷。对了,我想起那处仿古建筑群,她的名字是不是就叫“玫瑰庄园”呢?

一边是美丽的、上万平方的玫瑰花海,一边是沟壑林立的丘陵山峦,谷风、花香,庄园、阡陌……野花遍布,潭水清澈,不言而喻,这里的夏天一定美得相当彻底!

暗问自己,这世上还有比这里的更美的事物了吗?有,也许很多。然而、此刻、我只爱这一处。虽然此时正值冬季,可是这不同于火热夏季的冬天,那份空旷沉寂,同样令我销魂、不能自持!

而今我坐在温暖的居室,看窗前的月季花争艳斗丽,而神思早已飞到那日的山山水水……

高山草甸,来年再见吧!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