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明星 > 古凉州(在凉州营的随想)

古凉州(在凉州营的随想)

古凉州(在凉州营的随想)

凉州营,一个普普通通的村庄,座落在威远古镇东面近郊,今日因微信朋友圈里爆屏的牡丹花海而接近了你。时逢周末,在茶余饭后去一睹牡丹芳容的人很多,途中偶遇了好多熟人,互助地域真小。

徒步行走在拐向缠在山腰牡丹花海的村间乡道里,我脑中却没有约会牡丹的急切,而是“凉州营”这一地名长了翅膀,在脑海里盘旋绕圈久久不肯飞离。

古凉州,是今甘肃武威市。武威,甘肃咽喉所在。据史料记载,雍正十三年三月,清兵刚刚打败准噶尔叛乱后,具有战略眼光的雍正皇帝看到了凉州地理位置的重要性,萌生了扩充在凉州驻扎八旗军规模的意图。《清史稿·兵志》记载道:“乾隆二年,设凉州将军、副都统各一人,满、蒙、汉佐领、防御、骁骑校、步军尉及八旗骁骑二千人,步军六百人。”这里的凉州,是武威无疑。

盛唐诗歌是古代诗歌王国里最为璀璨的颗颗明珠,边塞诗当属颗颗明珠中一族。王翰在《凉州词》里写道“醉卧疆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又一位唐代诗人王之涣在同题诗中吐露“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我们无法完完整整地解读出两位诗人的心境,但知道笔下的“凉州”并非同一地方,玉门关在敦煌附近,它和武威在两个地理坐标上。

互助威远镇的“凉州营”古时有兵营这个是确凿无疑的,但为什么也叫凉州?联系两首《凉州词》,心中的疑问迎刃而解了。古代的凉州是泛称,指一片区域。这样想,再出现几个凉州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了。要是理解为互助的凉州营是甘肃武威的凉州将军管辖的一个军营,在遥远的古代拒吐蕃防羌族,一幕幕血雨腥风在营前演绎,何尝不可?

拐过村道,走上山腰,我见到牡丹花海了。五六块连片的田地,植满了芍药牡丹,花开得正盛。清一色的,紫红色。可惜从远处,未闻到暗香扑到你的灵魂深处,倒是那灼眼的紫红惊艳了我的眼睛;到近处,也不曾有浓香令我陶醉,却是风中颤颤巍巍的花瓣让人心生怜惜之情。二十来亩地,塄坎保留着,由着游人漫步赏花。

随着人流在花间漫步,发现花丛中并无彩色的蝴蝶翩翩起舞,就让我的思索化为一只浪漫的蝴蝶吧,邀一枝枝花在风中舞蹈。少有蜜蜂在歌唱甜蜜,就让我的灵魂化为一只辛勤的蜜蜂吧,亲吻喜欢的花朵。如什么也无法涅槃,我乐意和一片片凋零的花瓣化为泥土,默默然无欲无求。

依我并不挑剔的目光,这儿并不能称之为花海。缺了海的辽阔浩瀚,少了海的壮观汹涌。这是伺弄惯了小麦、油菜、土豆的庄稼汉,用笨拙的手为一座山的衣襟绣了一幅孤独的牡丹图。让五谷逊位,让牡丹登基,造就一片花海,这并不是凉州营人的创举,他们不是吃这种“蛋糕”的第一人。但我佩服他们敢于变革的勇气,衷心祝愿他们,探索出一条黄土地上掘金的致富路来。

该走了,因为我心另有所想无法从牡丹美景中觅得闲适。再回回首,我想起了《爱莲说》,想起了周敦颐,想起了他对心爱的莲的呵护——“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其实每种花都是这样的,都不是用来把玩的。

久久无法忘却,那一双双伺弄庄稼的手,是如何呵护这富贵、艳丽的花中女王的?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