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明星 > 秋思落谁家(秋思落谁家)

秋思落谁家(秋思落谁家)

秋思落谁家(秋思落谁家)

中秋节后,走在大街小巷,开始有丝丝缕缕甜蜜蜜的香气飘来,渐渐地,朋友圈不时看到“满城都是桂花香”的感慨,大街小巷处处飘着桂花香,整个小城都氤氲着芬芳。

记忆中,从前桂花在济源并不多。刚上班在小镇承留,当时供销社院子里有一棵很大的桂花树,花开时节,香飘半个小镇,老王一直念念不忘,每到秋天就会提起。当年梨林营业所有两棵桂花树,要小一些,印象中直径也有二十多公分,营业所搬家后不知所终了。朋友家院子里有一棵桂花树,秋天曾采了桂花来做桂花蜜,总有焚琴煮鹤的罪恶感,后来,再没有去糟蹋过那些桂花。这些年市里绿化多植桂花,每年秋天,便是一场桂花的盛宴。我对桂花了解不是太多,印象中银桂最多,金桂较少,月桂见过一棵,朋友说送我,没好意思夺人所爱。

丹桂一直没有见过,直到去年秋天,路过森林半岛门前,被一树艳丽的橘红吸引,走到近前,欣喜地发现是竟是几棵盛开的桂花,丹桂,就这样不期而遇了。

凯旋城门前广场上的花坛里,植的全部是桂树,都是普普通通的银桂。冬日里连续干旱,我偶尔会邀保安大哥一起提几桶水去浇那门前的几棵桂花。今年春天,离我门前稍微远一点的一棵桂花树干枯了,物业上让人去把那棵树给锯掉,保安告诉我时立马过去,小的树枝已经被锯了不少,最可恨的是一个较大的树枝已经被锯了一半。我拦着死活不让锯,那老头说领导说树死了难看,我急:一个冬天你们都没有浇过水,花坛里的树根基浅,能不枯吗?现在这树还没有死,过些天暖和了一定会发芽的。老头看我坚决,答应过些天如果还不发芽再锯掉,不过那一枝已经锯了一半的必须得锯掉。可恨那老头有吴刚之勇,这棵桂树却没有随砍即合的神力,就这样我眼睁睁看着它变成了这个丑样子,又去提水来浇灌。好在天气回暖后,这棵树真的发芽,以前干枯的枝干上又长出了新叶。现在的样子还是很可怜,花儿也少,不过好歹挺过来了。

今年的桂花开得特别好,每天早上晨会后开门前的十分钟时间,我都会流连在桂树下,享受那醉人的香味,临走摘一小把桂花装到裤兜里,心中便有了小小的做坏事没人约束的窃喜。这一天里,时时闻到口袋里飘来的桂花香,感觉是一种特别奢侈地享受,让我忽然忆起广州街头那挂一串白兰花的女子,感慨她们怎么如此聪明,早早想到这样奇妙的方法。晚上回去,桂花已干枯了,我扔掉,早上再摘一小把装口袋里。这每天早上小小的一把桂花,让我感觉这个秋天,自己过得特别地富有和幸福,心中悄悄得意了好多天。

相比较而言,我更喜欢丹桂,除了花色艳丽,还有它的花香,虽然浓郁,却比金桂、银桂少了一份甜腻,多了一缕清幽雅静,颇有些大家闺秀的风范。

期间路过森林半岛,总没有见到那抹惊艳的橘红,怕错过了花期,有一天下班早一点,我停车到跟前察看,才发现其实那几棵丹桂已经开花,只是与去年那满树的橘红相比,基本可以忽略不计。不知桂花是否也一年盛一年衰,记得凯旋城的桂花,去年也少的让人毫无印象了。

花无百日红,桂花的花期更短,不过十来天时间,就没有那么香了,一场秋雨后,桂花已经在枝头枯萎发黄。国庆假多天下雨,期间我还想,再见会不会飘零一地?去看时才发现,原来,桂花也是枝头抱香死的。翠绿的树叶间,干枯的米粒小花依然坚强地挂在枝头,只是换了颜色,枯黄而不凋零,仿若那一抹不屈的芳魂,倔强地坚守着,直到今天。

今天下班,一缕熟悉的幽香沁入心脾,循香寻觅,才发现,我们正门口的那棵桂树,居然又开了满树的米粒小花。我赶紧到其它几棵树前察看,想来是因为这几天天气回暖的缘故吧,上面也有几点小花,零零星星香味几不可闻,不似这棵树这样繁花满树。伫立在这棵桂花树前,我固执地相信,桂花有情,她用这花开二度的惊喜,来回报我冬日几桶水的浇灌呵护。

已经过了伤春悲秋的年岁,季节的更迭变迁、花叶的荣枯交替,在我眼中已是云淡风轻。今天,这一树米粒小花,再次给了我惊喜。空山寻桂树,折香思故人,此时,我却再舍不得摘一粒碎花了。我只企盼,温暖的天气再持续几天,风雨不要来侵袭,这一枝淡贮庭院中,人与花心各自香的美好,能够再多持续几天。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